比较文学形象学 8.1分
读书笔记 [法]让-马可·莫哈著,孟华译. 《试论文学形象学的研究史及方法论》
柠檬花

让-玛丽·卡雷对形象学的定义:“各民族间的、各种游记、想象间的相互诠释”。

文学至少是社会的表现,因为通过文学,可以破译出一个社会在他者那里产生的幻想。

M-F. 基亚:“不再追踪研究使人产生错觉的一般影响,而是力求更好地理解在个人和集体意识中,那些主要的民族神话是怎样被制作出来,又是怎样生存的。”

跨学科性:形象学研究处于“文学史、政治史和民族心理学及各领域的交叉口上”。当形象学研究考察某一文学形象是如何加入(或不加入)到能够触及整个社会阶层的更宽泛的作品总体中时,这种研究就属于社会批评范畴了。

使用诸多新文学理论,特别是符号学和接受美学。这是我们可以明确形象学的研究方法。

对他者形象的定义:1)定义形象自身;2)在形象与社会集体想象物的关系中来定义它;3)按照能在具体文本中分析形象的适当方法来定义它

(1)形象:

“在文学化但同时也是社会化的过程中得到的对异国的总体认识”。有关异国的固定模式,“一种文化的象征性表现”。在研究一个形象时,真正的关键在于揭示其内在“逻辑”、“真实情况”,而非核实它是否与现实相符。

形象学将文学形象主要视为一个幻影、一种意识形态、一个乌托邦的迹象,而这些都是主观向往相异性所特有的。

形象是“对一种文化现实的再现,通过这种再现,创作了它(或赞同、宣传它)的个人或群体揭示出和说明了他们生活于其中的那个意识形态和文化的空间。

(2)(社会)整体想象物:

与事件、政治、社会意义上的历史相联。

“是对一个社会(人中、教派、民族、行会、学派......)集体描述的综合,既是构成、亦是创造了这些描述的总和”。

通过分析社会集体想象物的不同层面,使制作了异国描述的社会群体显现出来。

文学和社会整体想象物的关系问题

形象学研究的主要困难在于找到“想象他者”时所特有的规律、原则和管理。

(3)分析形象采用的方法依托于形象与社会整体想象物的关系

得出有关异国形象的具体、但非强制性的概念。

研究创造出形象的文化——有关于想象的哲学传统

形象学的文学性:对社会集体想象物进行必要的检视

意识形态和乌托邦

意识形态与“任何自塑自我形象、进行喜剧意义上的‘自我表演’、主动参与游戏盒表演的社会群体的需求”相连。具有“整合功能”,是集体记忆联接站,整个社会的信仰物。意识形态被并入最基本的社会联系中,它是被理想化了的诠释,通过它,群体再现了自我存在并由此强化了自我身份。意识形态主要由它对一个特定群体所起的整合功能来定义。这是对相异性进行“整合”后的形象,它是人们从该群体关于自身起源、身份,并使其确信自我在世界史中地位的观念出发去解读异国。其目的是使想象出的本群体的身份支配被描写的相异性(冒着异国情调套话的危险)。

乌托邦:在想象和现实之间的一道壕沟,它对这个现实的稳定性和持久性构成了一种威胁)。(卡尔·曼海姆)

乌托邦本质上积极的特点是“维持可能性领域的开放状态”和“在理想与传统间保持距离”。

社会集体想象物建立在“整合功能和颠覆功能之间的张力上”,建立在意识形态和乌托邦两极的张力上。所有的异国形象,包括文学虚构的异国形象,都是处于想象实践的这两极之间。我们总要在意识形态和乌托邦之间去体会相异性之多样化。

凡按照本社会模式、完全适用本社会化与重塑出的异国形象就是意识形态的;而用离心的、符合一个作者(或一个群体)对相异性独特看法的话语塑造出的异国形象则是乌托邦的。

意识形态形象(或描写)的特点是对群体(或社会、文化)起整合作用。它按照群体对自身起源、特性及其在历史中所占地位的主导性阐释将异国置于舞台之上。这些形象将群体基本的价值观投射在他者身上,通过调节现实以适应群体中通行的象征性模式的方法,取消或改造他者,从而消解了他者。

皮埃尔·洛蒂:崇古、浪漫、念念不忘法国人东方幻觉的意识形态。——ALTER式的、被驯服的异国浪漫曲

维克多·谢阁兰:“多样性的美学”,创造出永远难以接近的相异性。——ALIUS式的、歌颂奇特差异性的诗篇

形象学认定,在按照社会需要重塑异国的现实意义上,所有的形象都是幻象,如同所有的虚构作品都是按照一个更高层次的现实主义重塑现实一样。通过形象学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这个现实的新层面被打开和展示了出来。这种象征性的结构是在社会集体想象物的两极——意识形态和乌托邦——之间架构起来的,所有对相异性的描写,都是在这两极之间的。

形象学自视为国际关系史和文学史,它研究文化和文学领域内相同性/相异性的辩证关系。形象学可以视作关于异国的幻象史。幻象都是自我幻象的反面。

0
《比较文学形象学》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