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北游 8.7分
读书笔记 道
lover

如果世上真有宿命,那么摆布我们的,其实并不是冥冥中的天道,而是其他人的宿命。 公子樱的宿命被柠真的宿命摆布,柠真的宿命被我的宿命摆布,我的宿命被龙蝶的宿命摆布“我”和一个个“我”环环相扣,丝丝相绕,交织成一条难以挣脱的锁链。 这条锁链便是天道天命。 “哪怕明了本心,也难破天命啊。“我长声清啸,向着光芒闪烁的生灵海洋飞扑而下。 风从身侧急速掠过。今时今刻,我的道境感悟全面超越了阿萝师父。然而涌上心中的不是喜悦,而是深深的孤独。 明了本心,只能看清自己和自己脚下的路。但这条路早就被他人走得面目全非,偏离了方向。 这一条路,真的是我原先要走的路么? 身为锁链中的一环,我必然要受其它锁环的牵制。 我无法决定其它锁环的道路,来为娄的本心让道。也不可能掌控所有生命的宿命,来为我一个人超越。 那就只剩下了一条路。一条远离众生,不受他人宿命bō及的孤独之路。就像一枚棋子想要跳出棋局,必须先摆脱其它棋子对它的羁绊。 这条路意味着斩断其它环扣的锁链,抽身而出,孤身前行。 六yù从肉身跃出,和一个个扑来的生灵交缠厮杀。无穷的咆哮、无尽的彩焰撕开mí雾,jīdàng喷溅。 生灵的精华本源被六yù吞噬,被我吞噬,被空空玄吞噬。jī战无休无止,再多的生灵精华也不能帮助我冲破瓶颈。 六yù回到〖体〗内,我脚下用力一蹬,抽身跃出重围,脱离洞壁,向着下方直直坠落。 远离所有的生灵,一个人在虚空。 往下落,一直落,一直落我在盘旋的mí雾中问自己,这条路,真的是要一个人才能走吗? 这是大精彩、大恐怖之后的大孤独。 这是生命一直向上攀登,直至站在知微的峰头,必然要面对的大孤独。 临立峰巅,衣襟当风,无论是楚度,还是晏采子,都会感到扑面而来、深入骨髓的孤独吧。 往下落,一个人落,连风声也是孤独的楚度离开了阿萝,晏采子抛弃了甘柠真,我是否也会和原来的好友、爱人越离越远,就像一个个奋力向前爬动的水晶娃娃?我清楚意识到,即便我回到大唐,也不可能再和大熊、李洁净称兄道弟。即便是抱紧了鸠丹媚、海姬火热的洞体,我们的道也不可能紧紧相贴。 飞上了天空的青蛙,无论是对过去的自己,还是对留在井底的青蛙,都是一种告别。 哀莫如斯,孤独如斯。 往下落,一直落,无数往事百转千回,喜怒哀乐尽落心头我忽然想到,当年我远赴鲂鹏山,柠真凝望着我的背影,是否也感到了越离越远的悲哀呢? 那注定是一条孤独的路么? 然而世上,有什么是注定的呢? 飞上了天空的青蛙,为什么不能有另一种告别的方式? 生命不应该,也不能仅仅只有大精彩,大恐怖,和大孤独。 我没能看到,不代表就没有。 这才是道的mí人所在。 微微一笑,我闭上双眼,心是张开的双翼。往下落,一直落,以飞翔的姿势 没有我要的选择,我就造出自己的选择。 若能真正超越了这份大孤独,也就超越了知微,超越了生命的极限。 这才是情yù之道要走的路吧。 以舍弃之心,求不舍之路! 我大笑着往下落,一直落,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往下落冥冥渺渺间,一颗道心蜕落层层杂质,晶莹剔透,纤尘不染。 “砰!”我脚触实地,猛然弹起,再次落下,贴地一阵轻巧翻滚,卸去落势。 地面生满了圆鼓鼓、软绵绵的肉芽,sè泽暗红,弹性十足,就像一层厚厚的软垫。即使从高空落下,也会毫发未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不然进入空城的人都要摔个半死,谁来除掉空城的心腹大患? 我举目望去,肉芽高约数丈,宛如茂密丛林,隐隐现出一条蜿蜒曲折的空隙。四下里静寂无声,并无打斗痕迹,无痕等人想必已经深入空隙。 我并不急于一探究竟,熟悉了周边环境,才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这也是我耗费大量时间,与孔窍内的生灵争斗的目的之一。先让无痕、石勇、庄梦这些人折腾折腾,最好拼个你死我活,明朗形势,好让我坐收渔利。 随着我的脚步,伸展的肉芽向两旁轻微摇颤,纷纷让开。我仿佛陡然陷入了一种忽快忽慢的bō动中,就像小船在bō浪上起伏颠簸。 “这里也有宙的力量。”螭发出心满意足的惊叹声。 我伸手抓住一丛肉芽,mō了mō,试着用嘴去咬。谁料肉芽递到了。边,即刻化作一片空空dàngdàng的虚无,根本不给我下口的机会。 “以实化虚?”我好奇地道,肉芽似乎流lù出一丝忿怒的情绪,猛然摇动,卷起一道jī烈的气流漩涡。与此同时,我神识中的漩涡生出了奇怪的感应,也急速旋转起来。 月hún惊骇地道:“这恐怕不是**的以实化虚,而是神识实质化!这片肉芽丛林,可能是空城的神识所化!” 我差点吓一跳,神识实质化成肉芽丛林,需要多么可怖的精神力量?难怪我想吞也吞不了。 “林飞,你真要对付空城吗?”月hún迟疑地道“北境一旦破灭,灵宝天众多生灵也难逃劫难,但至少这座空城可以脱离北境,延续城内生灵的血脉。” 我略一沉吟,道:“这要看毁灭它还是帮助它,哪一种选择可以令我冲破瓶颈,迈入知微。但无论如何,无论是谁” 我斩钉截铁地道:“阻吾道者,吾必斩之。”!。 第二十三册 第十二章 时空裂缝 一言既出……心灵世界幻出幢幢过往sè相,仿佛被霹雳轰炸了了一遍, 狂风又横扫了一遍,甘霜再滋润了一遍,就连隐藏在念头深处的杂质也被过滤出来,灰飞烟灭。 从此喜怒哀乐,有了全新的意义。 过往欺我辱我之人,若是未阻我道,大可一笑置之,不再计较。即便是欺负过我的洛阳地痞如今站在身前,我也会不屑一顾,从容而过。 恩怨由我心而生,自然也可由我心而灭。相生相灭,唯缘于道。 从此不斩所恨之人,只斩阻道之人。即便是我看不顺眼的夜流冰,只要他乖乖闪人,我又何必斩尽杀绝?

0
《知北游》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