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主义:古典与现代 7.4分
读书笔记 洞喻和日喻。
nolix

柏拉图的洞喻和日喻本为一体,其中大致有四个喻体:洞穴中墙壁 明影、洞穴中的火光、洞穴外的事物以及洞穴外的太阳。阴影指现现实事物、洞穴外的事物指理念、太阳指善的理念,但洞穴中的火光所 指者为何?

火光的位置相应于洞穴外的太阳:太阳给洞穴外的事物以光亮,火光给洞中的事物以光亮,但显然火光的能量并不来自洞穴外的太阳,它更可能是人为技艺的产物——就像普罗米修斯所带来的火之 技 艺是人类的第一技艺。洞穴中人依赖于火光,洞外人则依赖于太阳,由此,火光中的世界和太阳下的世界看起来的的确确像是两个世界。

海德格尔反其道而用之,他更关心这个来历不明、所指暧昧的“洞 中之火”。海德格尔指出火光其实就是太阳的“象”——Bild,在另外一 处他借用了柏拉图在第六卷中一个隐晦的表述,火光是太阳的后裔。

为何火光是太阳的“象”?柏拉图的文本中并没有给出相关暗示, 海德格尔此处只是巧妙地借用了柏拉图的表达:随着从洞穴中走出,进入洞穴外的光天化日之下,人本身也经历了转变——从没有教养的人 变为有教养的人。

所谓“教养” (Bildung),在海德格尔眼中,即 是构“象”(Bild)。他认为“构象”(Bildung)一面指对灵魂的烙印和构造,另一面指对“象”的导人。

从“无构象状态”到“构象状态”,心灵本身发生着变化。 它不断地适应于另一种不同的光亮,同时也不断克服 着原有的心灵状态。

海德格尔着意的就是这一转变过程。他认为洞穴隐喻不只叙述了洞穴内外两个世界的差异,更为重要的是洞穴是可以出去的。两个 世界之间是可以通达的,洞喻的关节之处在于从洞穴内到洞穴外,以及 其后从洞穴外返回洞穴中的过程。

..... 而“象”的导入也就意味着对“无构象状态”的不断克服。就此海 引入了他所理解中的希腊意义上的真理——无蔽。从洞穴中的黑暗到洞穴外的敞亮。

本质上是无藏对“遮蔽状态”的克服;洞穴中的锁争夺至洞穴外的敞开状态。心灵的“构象”本质就在为什么每一个心灵在遭遇另一种光亮时必须有漫长的适应?

不是因为灵魂本身的转向,而是因为灵魂中有无蔽的争夺,有无蔽的真理对有蔽状态的克服。如果这里起决定作用的仅仅是两个截然不同世界以及灵魂在其中的转向,那么灵魂实际上根本无需适应。

恰恰是因为心灵中的烙印始终是一种“导入”,是一种争夺中的引出,适应的过程才从根本上是必须的。

0
《共和主义:古典与现代》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