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机器赛跑 8.1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该怎么做?处方和建议
珏儿
“人类中的弱者+机器+出色程序”的组合,胜过了单纯的强大机器,更值得注意的是,还胜过了”人类中的高手+机器+低劣程序“的组合。这种模式不光适用于国际象棋,也适用于经济的方方面面。在医学、法律、金融、零售、制造,甚至科学发现领域,赢得比赛的关键不是跟机器同台竞技,而是与机器携手竞赛。
引自 第四章 该怎么做?处方和建议

事实上这个观点已经不新颖了,几乎快成为老生常谈的老话题了。机器不是人,而是工具。所以要让机器回到工具的层面。

由于创新的过程往往极度依赖从前创新的结合与重组,人们能接触到的概念库越广泛、越深入,创新家越多,创新的机会也越多。
引自 第四章 该怎么做?处方和建议
大多数组合方式也许并不见得比我们已经使用的组合更好,但肯定有一些组合方式比现在的好,其中更有几种是巨大的进步,是上好的”本垒打“。诀窍是找出那些能带来积极区别的组合方式。数百万企业家同时进行尝试,是实现这一目的的最快最好的途径。
引自 第四章 该怎么做?处方和建议
尽管赢家通吃式的经济会使每个市场绩效最优者获得庞大得不成比例的报酬,可关键在于,人们可以创造无数不同的市场,市场的数量是没有上限的。原则上,在数千万个截然不同的、都能创造价值的领域,数千万人里的每一个都可以成为绩效最优者,甚至顶级庄家。把他们想成是宏观经济市场里的微型专家吧。技术学家Thomas Malone将之称为高度专门化时代。
引自 第四章 该怎么做?处方和建议
为了跟上技术的步伐,我们不光需要企业家精心设计的组织创新,还需要另一种宏观战略:投资互补性的人力资本——从飞速发展的技术中受益最多所需要的教育和技能。
引自 第四章 该怎么做?处方和建议
文学创作、艺术教学,以及其他”软技能“,就不见得适合强调规则的软件或远程教学。罗德岛设计学校的校长John Maeda认为,提升创意,不光要依靠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还需要艺术。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正确的理念。技术和教育制度必须与这一理念保持协调。特别是,诸如领导力、团队建设和创造力等软技能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它们属于一些很难实现自动化的领域,而动荡的创业型经济又对其有着最大的需求。与此相反,要是大学生只想着寻找传统类型的工作,有人告诉他们每天该干些什么,会逐渐被擅长遵循详细指示的机器所取代。
引自 第四章 该怎么做?处方和建议

醍醐灌顶。

0
《与机器赛跑》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