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方舆纪要 9.6分
读书笔记 正误三则
赛百浪子

1. 卷一(35页):“舫船载卒,一舫载五千人,与三月之粮,下水而浮,一日行三百余里……”

按战国时期,长江上的行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达到载人“五千”之巨,何况这船还要穿越三峡, 考虑到文中的这段话显然引自《战国策》或者《史记》,将《战国策·楚策一》或《史记·张仪列传》中的相关文字与此进行比较,可知这里的“五千人”当为“五十人”之误。

2. 卷四十八(2213页):“ 河南府,……南至南阳府三百里,……”

这里的“三百里”明显有误。明代河南府府治在今河南洛阳市,南阳府府治在今河南南阳市,从洛阳到南阳,即便按现在最近的二广高速里程,也有差不多220公里,也就是440华里左右。考虑到明代的一里大约合今天的560米(一说约合600米),三百里折算成今里制也只有336华里(按明代一里约合560米),或者360华里(按明代一里约合600米),里程比二广高速还要短,这明显不对头。明代洛阳至南阳的路线大致是从洛阳出发,经伊川→临汝→汝州→宝丰→鲁山→南召→南阳,这个里程在600华里以上。再根据本书卷五十一的南召县(2413页)、汝州(2434页)、鲁山县(2440页)诸条目中给出的里程进行相加核算,可以得出明代洛阳至南阳的里程为560里(明里制。按明代一里约合560米,为627华里;按明代一里约合600米,则为672华里),远远超过了“三百里”之数,这也证明了上述文中的“三百里”的数据是错误的。

3. 卷五十一2434页:“汝州,……南至南阳府二百七十里……”。

这里的“二百七十里”很可能有误。本书同卷卷首2397页有:“南阳府……北至汝州三百七十里……”,二者相差一百里。再将书中2444页宝丰县、2440页鲁山县、2413页南召县诸条提供的里程数据相加,得出汝州至南阳的里程为四百二十里,远远超过了“二百七十里”,甚至也超过了卷首给出的“三百七十里”。此外,再考虑到现在汝州→宝丰→鲁山→南召→南阳的里程也在200公里左右,折合成明代里制约为357里(按一里约合560米)或333里(按一里约合600米)。综合这几方面的分析来看,“二百七十里”这个数据明显偏短。因此,若是将其更正为“三百七十里”,以与2397页卷首的数据相吻合,既不致产生歧义,也较为符合实情。

0
《读史方舆纪要》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