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生命之为文学 9.5分
读书笔记 第67页
凪阈
他有关 “ 非真理是生命的条件" 的观点与他有关 “永恒的孩子" 的隐喻都暗示 , 尼采否认有可能对幻觉与伪造进行千禧年式的肃清。要像自由精神那样承认幻觉的必然性 , 并不是要让人们意识到一切事物都是假的 , 也不是要让人们意识到 , 唯一能做的是产生越来越多的 “纯粹" 幻觉和为了这些幻觉的缘故而做出越来越多的解释。 幻觉难以被建构、 接受与抛弃。 要承认幻觉的不可避免性 , 就是要承认我们全心全意接受的 , 我们的生命如果没有它们甚至就不可能存在的观点与价值依赖于简化,依赖于我们目前有可能无法具体确定的需求和欲望。还要意识到的是,尽管这些简化对我们和类似于我们的人来说是必要的,它们并非对每个人都是必要的。为了意识到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在什么特定之处依赖于对这个世界的简化,依赖于忽略这个世界的某些特征,或者依赖于忽略某些可替代的生活方式,这就不可避免地要开始发展出另一个解释,另一个幻觉,因为只有根据这种新的构架,老的构架才有可能将自身视为一种特定的简化,而这就已经开始改变了一个人的观点、 价值、 生活方式与严格意义上的自我。这种新的解释《老人们的玩具,自身就包含着无法使之清晰明确的假设与简化,除非发展出更多的可替代解释,而这些可替代的解释也会产生这种相同的情况。尼采的自由精神总是在寻求新的解释,但这并非仅仅是为了它们自身的缘故自由精神总是在寻找最适合于它们的生活方式,尽管这并不一定是(尼采会说,一定不是)其他人最适合的生活方式。
引自第67页
0
《尼采:生命之为文学》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