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触摸的事物 9.3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虽然马永波所译史蒂文斯及不上张枣所译的《最高虚构笔记》,但还是有些值得学习的东西。

诗人之所以成为影响深远的形象,现在、过去或将来,都是因为他创造了我们永远向往却并不了解的一个世界,是诗人赋予生活以最高虚构形式,舍此我们就无从领会它。

在《斐德若》中,柏拉图用一个比喻谈到灵魂:让我们姑且把灵魂比作一个混合体——飞马和驭者,众神的飞马和驭者本身是高贵的,出身也高贵,而我们的马却是混合不纯的。我们的驭者要驾驭两匹马,一匹高贵,出身也高贵,而别一匹卑贱,出身也卑贱。正如能够预期的那样,驾驭它们可是麻烦不小。我将尽力向你解释,有死者与不死者在哪个方面有所区别。凡是灵魂或不死者都负责照管有死者,在宇宙中穿行,表现出各种各样的形式——如果灵魂是完美的,羽翼齐全,它就向高天翱翔,成为宇宙的统治者;而不完美的灵魂则失去它的羽毛,在飞行中跌落,最后碰到坚实的大地才安顿下来。

克罗齐的牛津演讲:如果诗歌是直觉和表现、声音和形象的结合,那么,声音和形象凭其取得形式的物质是什么?是那整个的人:思考着、意志着、爱着和恨着的人;强大又虚弱,高尚又可悲,善良又邪恶;置身生存欢乐与苦痛之中的人;伴随着他,内在于他的,是在进化中劳作不息的整个自然……诗歌……是沉思的胜利……诗才选择的是艰难之旅,在这路途中,激情沉静下来,而沉静就是激情。

塞尚在他的信中谈论到艺术家的气质:单是原初的力量,亦即气质,就能把一个人带到他必须抵达的终点。

他还写道:靠一点很小的气质,一个人就能成为一个很不错的画家,拥有一种艺术感觉就足够了……因此,制度、津贴、荣誉只能是为蠢货、无赖和恶棍而设的。

你的信对我弥足珍贵,因为它们的抵达将我从连续不断地寻求独一无二的目的……所导致的单调中提升出来。

他写信给自己的儿子:显然一个人必须成功地为自己而感受并充分发挥地表达自己。

一件事是浪漫的,就像亚里士多德所说,它的美妙胜过了它的可能性。一件事是浪漫的,当它是陌生的、没有预料到的、强烈的、最好的、极端的、独特的,等等。

诗歌是对不可言说之物的探索,诗歌是语言的欢乐。

只有在隐喻的国度,我们才是诗人。

最高的追求是在地球上追求幸福。

一个吸引人的观点:对于一个诗人,尘世有趣的那些方面是偶然的,比如光,色彩,形象。

0
《我可以触摸的事物》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