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分
读书笔记 余论
已注销

首先作者在引言部分表明思路,由金敞留侍成帝切入到西汉时期嗣君对先帝近臣的处理,进而引入到汉代的君臣关系问题,并对相关学术研究进行了简要介绍,作者在肯定这些研究成果的同时,也指出这些研究的“实体性分析”忽视了被视作群体的近臣间的个体差异和特性。作者认为君臣关系有礼仪型和信-任型之分,前者是皇帝与臣属的普遍关系,后者是依托于前者又超越前者形成的君臣紧密联系。(P16)在此需要说明,作者所指君臣关系是普遍意义上的君主与臣属的关系,没有性别、朝堂后宫的限定。作者强调研究君臣关系需要进入”关系论的关系思维“,关注”关系过程“和“关系的关系”,这样的思路明显受到社会学理论的影响,这在注释中也能体现。

第二章作者根据《史记》《汉书》等原始史料所记载的西汉君臣交往内容进行分析考证,总结了几种信-任型君臣关系的具体表现形式。(1.与上卧起 出则骖乘(音餐成)2.赏赐与君幸臣第)作者认为这些君臣间信-任关系的表征在当时是公开半公开的,通过此部分论述可以感受到作者对从时人角度去考察历史现象的尝试。作者通过对信-任型君臣关系的表征进行分类阐述,使读者对信-任型君臣关系的认识更加深刻形象,并且明晰此种君臣关系与礼仪型君臣关系的区别。

第三章作者按照时间线索系统完整地梳理了西汉十位君主和他们各自建立过信-任型君臣关系的亲信的历史活动。尽管此部分叙述难免线性史观之嫌,但关于历史研究者在探寻已逝事实时能否避免“后见之明”的问题可以容后再展开讨论。

第四章是作者完成探索“关系的过程”的尝试。作者认为信-任型君臣关系的确立根据现有史料大致可分为日久生情和倾盖如故两种模式。第一种因长期相处建立信-任型君臣关系的亲信身份可分为血缘关系上的太子母家亲属,因制度确立的乳母、侍从、师傅。第二种类型的信-任型君臣关系的结成具有很明显的偶然性。(个人疑惑:第一种模式中能与皇帝长期相处的人应不限于这些史书可见的亲信,但这些人能从中脱颖而出获得皇帝亲睐,应也属于因缘际会。这一类情感研究或许还需要参考一些现代心理学研究著作。)本章后面几节的论述充分体现了作者对“关系的过程”,动态性而非实体性分析的探索。作者通过考察信-任型君臣关系的废止实例注意到时君所建立的信-任型君臣关系很少被嗣君继承。此种君臣关系的动态性还体现于臣属谋求建立此类关系的能动性上,通过献女,入宫为宦,上书言事等方式接近皇帝。这种关系的建立也是皇帝所乐见的,作者通过附录二的整理观察到:这些连续不断各朝都出现的君臣关系具有一种稳定性;共时性观察,与皇帝建立信-任型关系的动态过程中,追逐此关系的对象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历时性的看,这种关系不断结束与开始,循环不已。(P124-125)最后一节,作者十分严密的补充说明了:根据他对西汉两百余年历史的观察,与皇帝建立了信-任型关系的臣属存在部分无心弄权的人;这些皇帝亲近的人之间也存在争宠的矛盾;皇帝可凭个人喜好选择建立信-任型关系的对象。

第五章作者从君臣双方的角度阐述了信任型君臣关系建立的结构性原因。作者认为皇帝以一御众的社会结构使得皇帝本人在安全感方面的需求扩大,他需要建立亲密关系增加信赖对象,还有一类心理依赖的产生主要不是维护安全,而是情感需求所致(亲情、爱情)。作者通过几个反例展示了西汉武帝开始的官场间追逐势利的风气,追求君宠成为臣子的普遍追求。

第六章作者从儒臣与皇帝建立信-任型关系的过程展开。儒臣通过阴阳灾异等理论向皇帝进言,干涉皇帝亲信的任用,并通过儒家经典和律令巩固“亲贤远佞”的观念。作者认为这是儒臣争夺皇帝亲信位置的手段,反映出儒生理解的(理想的)皇帝职分与现实中皇帝行为之间的纠结(P166),没有给皇帝私人感情与关系任何生存空间。作者认为这种情形源于古人“公私”观念上领域意识淡薄。(P167)

第七章是作者对“关系与关系”的探索。作者结合出土文献将信-任型君臣关系拓展到整个官僚制度体系,认为从中央到地方存在一种普遍的信-任型上下关系,这类关系不仅与君臣关系同构,且与君臣关系相衔接。(P171)作者分析指出:察举的出现与反复施用,乃至成为定制,成为推动官场中以及官民间看重私人关系的重要动力。

第八章是对礼仪型君臣关系与信任型君臣关系之间的联系进行整合说明,作者分析总结道:西汉历史或可大致区分为事务过程(礼仪型君臣关系的例行化运作,即制度运作)、关系过程(围绕信-任型关系与“宠”的展开而反复,近似于人事),以及两者的关系。(P218)

第九章是围绕信任型上下关系与君臣关系的讨论。作者按照历史进程,从春秋至秦汉,从君王到庶民,论述时人的人际交往范围的狭窄,认为普遍性的帝国与分散性、富于差异性的百姓之间的持久张力,是君主与少数臣下、上下级之间建立并维系“信-任型关系”与“宠”来应对陌生世界的现实基础。(P236)传统印象中含有理性科学因素的官僚制帝国,看似避免了私情侵蚀统治,实际上皇帝与府主自觉不自觉地会挪用在家庭/邻里等熟人生活中形成的关系来对付国家体制下普遍性关系与生疏环境。(P238)

第十章 作者对全书进行总结,归纳到:信任型关系与其极致表现“宠”,作为一种结构性存在,源于分封制国家到广土众民帝国的飞跃,是皇帝与府主利用自幼在熟人世界中形成的关系资源与行为方式,维护自身安全并统驭作为“陌生世界”的天下或治下的一种手段。(P253)作者观察到的皇帝身份有三重(活生生的有情感爱好的现实的人;制度的首脑;家中的个人)。最后作者肯定了从事件、人物、制度与结构转向关系的研究。

很明显的感受到作者受社会学理论的影响。

注释反映出的作者灵感

一个差序格局的社会,是由无数私人关系搭成的网络,这网络的每一个结附着一种道德要素,因之,传统的道德里不另找出一个笼统性的道德观念来,所有的价值标准也不能超脱于差序人伦而存在。

埃里克松:大事件因果关系 是一种非系统性的进化论模式的产物,所谓事件的大小,是根据它与历史目的论的关联来决定的。而“小事件因果关系”的模式则认为社会是由某种外在于人的自主性的力量决定的,这种力量使社会活动依据一种“非意图性”的方向发展。

关系过程:围绕宠 求宠 争宠 得宠 宠衰 失宠 新的求宠

0
《宠》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