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崩 8.0分
读书笔记 章节摘录
三余无梦生

人,只有通过镜子才能看到自己;当代,只有通过历史才能认清现实。

断言可以解读,残迹可以修复。

刘邦跟秦始皇是同一代人,秦始皇仅比刘邦大三岁。隔代的印象,是时代区分割裂人物、历史观念影响历史事件的结果。

大凡人发了迹,周围都是利害,真心难见,性情的流露,往往显现在对往事的回忆和对应当中。

历史总是不断被重新解释和应时修正。

政府法制,总有力不可及的地方;统治的真空,一定有隐形的力量来填补。

人物事的真价,常常由身后名来反映。

历史用以不同的形式重演,历史有仿佛的相似,类似的结构之下,不变的人性编织大同小异的史剧。历史上没有一位君王能够忍受拂臣,拂臣出现之日,就是君王危亡之时。拂臣以君臣俱伤的非常手段,拯救国家社稷于万难,不论成败与否,都失去了在同一君王下共生的天地。

由游侠到小吏,对于刘邦的人生来说,意义非同寻常,他由体制外进入体制内,对于对抗和统治两方都有切身的体验。这种正反两面的体验,从他的未来来看,可谓是受益不尽的财富。

在刘邦早年交友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出几种不同的类型。刘邦与张耳、王陵的交往,是下对上的归心低首,以宾客后进从之游,这种交往关系,是小弟对大哥的仰慕和敬畏,互相之间是从和主。刘邦入仕之前与卢绾,入仕后与夏侯婴。任敖间的交往,则是上对下的,在这种关系中,刘邦是团伙的中心,纠结一帮意气相投的小弟兄,互相之间是主和从。刘邦和萧何之间,则是另外一种关系。刘邦和萧何,家庭教育不同,品味性情迥异,二人之间,私下没有杯酒交结之欢,即使有事同席共饮,彼此间也是有礼有节。

好酒色的人,往往激情高产,天性使然,成不成就,就看你遭不遭遇,如何遭遇了。

政治家惯有的作秀之一,就是以空言虚语鼓舞士气,运动群众,所谓“伟大的空话”空话虚话需要大言不惭,明知是虚,要用虚以张扬声势,明知是虚,要用虚使他人信以为真。作秀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己吹嘘得自己也信以为实,物我一体,真假同一。

古今中外,刺杀是重要的政治竞争手段。刺杀在两种情况下是有效的选择,一是在弱小对抗强大,无法做到有组织的对抗;二是在强大的敌人的权力运作,集中于个人时。

历史不仅是往事的记录,也是对于往事的解读。

历史有动力,历史无必然,所谓被选择的成功者,其有的成功,当是何等的偶然。

最高权力者的健康,事关国家决定机密。病夫治国、疯傻当政的事情,古往今来,说不清道不尽,大多被遮掩隐瞒。

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古代史,经过了历代不断地改造重写,已经不是原汁原味,而是添加了历代所喜好的口味。

李斯以为,卑贱是人生最大的耻辱,贫穷是人生最大的悲哀。长久处于卑贱的地位,贫穷的境地,反而讥讽富贵,厌恶禄利,以自托于无为来自我安慰来解脱,不过是无能而已,绝非士人应有的情怀。

人之贤明与不肖,如同在仓中与厕中,取决于置身于不同的地位而已。地位决定贵贱,人生在于选择。

人处卑贱之位而不思变,正如圈养的禽兽,只能张嘴等食,不过徒有一张人脸,两腿可以直立行走而已。

政治上的分合对立,有纲有线有怨。政见上的分歧是纲,人事上的站队是线,政见和人事之外,还有个人见的恩怨掺杂其间。

成决定于一念之差,悔恨铸成于瞬间之误。对于身处高位、左右国政的人来说,瞬间的选择,往往决定了历史的动向。

一是越级提拔信任,制造感恩的新贵取代居功的老臣,即所谓后来者居上的人事方针;二是无情地制造反罪冤狱,使人人自危,上夏陷于表忠自救的恐惧中,自顾不及,无暇滋生谋乱的余念,即所谓连续不断地进行政治迫害运动。

一人之下,所有的人没有生存的制度保障,至于罪名的罗织,从腹谤心诽到莫须有,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已。

暴发成功的人,没有满足的幸福,永远在欲望的驱使下折腾翻滚。人到晚年,难免想留下超越短暂生命的永恒。始皇帝没有德行文章可以久传于世,功业建筑也许成了他对永恒的寄托。

有恒产者又恒心,中产阶级有稳妥的进取心,对于家庭和国家责任心强,最利于组织的健全和稳定呢。

凡举事,须有名目。

历史认识的差异,直接影响到对于历史事实的处理。

解读历史,有解读者的识见参入其中;编著历史,受编著者认识的左右。

天命在前后王朝之间的转移的历史观念,也成为中国史学的主流和传统。

阅读历史,最微妙的是把握时代精神。

君王为了支配和统治臣民,必须掌握和使用法、术、实三件神器。法,就是治国治民的法律和章程,必须公开;术,就是支配臣下的权术,必须隐秘;势,就是强制臣民服从的政治强权,必须独擅。

政治的本质是权力,权力高于政见,与道德无缘。在权势利害和政治主张冲突的时候,权势利害优先;在权势利害与道德伦理不合的时候,抛弃道德伦理。

战争的胜负,左右国家的兴亡。秦帝国的命运,决定于巨鹿之战。

指鹿为马,是赵高以算计测试人心,以权势强制舆论的手法。

0
《秦崩》的全部笔记 4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