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錐編(全四冊) 9.5分
读书笔记 史记会注考证之伯夷叔齐列传
.

大旨

1 是宋之道君皇帝重修唐之玄宗故事也。

2 是《史記》古本作“以暴易亂兮”也。

3 善惡苟不應,何事立空言!

4 馬遷唯不信“天道”(divine justice),故好言“天命”(blind fate);蓋信有天命,即疑無天道,曰天命不可知者,乃謂天道無知爾。。。皆没奈何而諉諸莫須有爾。

5 是匪僅天道莫憑,人間物論亦復無準矣。

6 然馬遷既不信天道,而復持陰德報應之説(見前論《陳丞相世家》),既視天夢夢,而又復以爲冥冥之中尚有綱維主張在;圓枘方鑿,自語相違。蓋析理固疑天道之爲無,而慰情寧信陰騭之可有,東食西宿,取熊兼魚,殆人心兩歧之常歟。

难辞略解【汉典数据】:

虚牝

1.空谷。亦比喻无用之地。《文选·殷仲文<南州桓公九井作>诗》:“爽籟警幽律,哀壑叩虚牝。” 李善 注引《大戴礼记》:“丘陵为牡,谿谷为牝。” 唐 韩愈《赠崔立之评事》诗:“可怜无益费精神,有似黄金掷虚牝。” 清 钱谦益《石笋矼》诗:“侧足临大荒,倾耳扣虚牝。”

唐肆

空荡的集市。《庄子·田子方》:“彼已尽矣,而女求之以为有,是求马於唐肆也。” 陆德明 释文引 郭象 云:“唐肆非停马处也。” 陈鼓应 今注:“唐肆,空市场。” 唐 王维《为兵部祭库部王郎中文》:“唐肆求马,夜壑藏舟。”

東食西宿

《藝文類聚‧卷四十‧禮部下‧婚》引《風俗通》記載:有一齊國女子希望同時嫁與兩家,原因是東家富而醜,西家貧而美,故希望在東家吃飯,在西家住宿。比喻貪得無厭,企圖兼有兩利。[例]他這種~的個性,真令人厭惡!

此篇記夷、齊行事甚少,感慨議論居其泰半,反論贊之賓,爲傳記之主。馬遷牢愁孤憤,如喉鯁之快於一吐,有欲罷而不能者;紀傳之體,自彼作古,本無所謂破例也。陶潛《飲酒》詩之二:“積善云有報,夷叔在西山,善惡苟不應,何事立空言!”正此傳命意。

自彼作古】——由司马迁创制,作古即创造;例由我造,无破例之说也。

【何事立空言】——立言垂范而善恶无报,故空言无益。

馬遷唯不信“天道”(divine justice),故好言“天命”(blind fate);蓋信有天命,即疑無天道,曰天命不可知者,乃謂天道無知爾。天道而有知,則報施不爽,人世之成虧榮悴,應各如其分,咸得所當,無復不平則鳴或飲恨吞聲矣。

【天道】——有类theodicy,上帝至善,则不当有恶人享福好人遭难之事。

【天命】——

孟子尽心上: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是求有益於得也,求在我者也。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無益於得也,求在外者也。

又,尽心下: 孟子曰:「口之於味也,目之於色也,耳之於聲也,鼻之於臭也,四肢之於安佚也,性也,有命焉,君子不謂性也。仁之於父子也,義之於君臣也,禮之於賓主也,智之於賢者也,聖人之於天道也,命也,有性焉,君子不謂命也。」

道与命之对举,于孟子已经如此矣。 有道则有当然,有命则得失皆为必然之事,虽尽人事而依旧听天命而已。

孟子: 吾之不遇魯侯,天也。

孔子:命也夫!

项羽:天亡我也,非战之罪也。

归与天,归与命,皆使内心稍得安慰而已:

“善一惡均,而禍福異流”,劉峻《辯命論》所以問:“蕩蕩上帝,豈若是乎?”利鈍吉凶,每難人定,雖盡瘁殫精,輒似擲金虚牝、求馬唐肆;然“不求而自得,不徼而自遇,不介而自親”(李康《運命論》),又比比皆是焉。佹得佹失,俏成俏敗,非理所喻,於心不懌,若勿委諸天命,何以稍解腸結而聊平胸磈哉?

伯夷列传的神奇之处,即在于此若有命若无命,若有道若无道之间而已:

1 许由务光,无其事实而犹然称名。

2 伯夷叔齐,怨悔而死,而孔子称其名,曰又何怨乎。

3 盗跖夷齐,善恶无报。

4 举世混浊,清士乃见。

5 闾巷之人,欲砥行立名者,非附青云之士,恶能施于後世哉?

故伯夷列传并非说理之文,固激愤之文也。

0
《管錐編(全四冊)》的全部笔记 1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