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怪圈 8.5分
读书笔记 第21章 与笛卡儿自我发生一场短暂的小摩擦
美遊

我有一位关系很近的朋友,他的老父吉姆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我的朋友在几年的时间里悲伤地眼看着他的父亲一点一点地与现实脱节,而那些现实就在几年前还是构成他内在生命的绝对基石,是完全可靠的结实陆地。他记不住他的家庭住址了;他丢失了之前有关尘世之物的认识,比如信用卡,而且他也不太确定他的孩子们是谁了,虽然他们看起来还是模模糊糊地很眼熟。这一切都变得越来越黯淡,而且不会再亮起来了。

也许吉姆会忘掉他自己的名字,忘记他生长的地方,忘记他喜欢吃什么,以及更多。他正朝着里根总统在生命最后几年的低亨内克岁月里的所在之处逼近,步入那团可怕、浓厚、包围了一切的迷雾。可是,吉姆的某些东西还十分强壮地活着——活在其他的大脑里,而这都多亏了人类的爱意。他那亲切随和的幽默感、他从驾车在大草原的开放旷野上任性飞驰中收获的无尽欢乐、他的理想、他的慷慨、他的单纯、他的希望和梦想——以及(不管有多少价值)他对信用卡的认识。所有这些东西都在很多人内部的不同层面上存活了下来。这些人通过几年乃至几十年来与他亲密的交往,构成了他的“灵魂日冕”(soular corona):他的妻子、他的三个孩子,还有他很多很多的朋友。

不等吉姆的身体物理死亡,他的灵魂就会变得相当模糊而黯淡,跟不存在没什么区别了——灵魂的日食遮天蔽日——可尽管日食虽不可避免,他的灵魂犹在,其低分辨率的局部副本散布在这个星球的各地。吉姆的第一人称视角会在其他的大脑中时不时地闪现出来。他还会存在,一会儿在这里,会儿在那里,虽然是以一种极端稀释的形式。吉姆将在哪里呢?不能说差不多到处都是,这一点必须承认,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他可以同时以不同的程度出现在很多地方。虽然光芒已经极其削减,可是但凡他的灵魂日冕还在,他就还在。

这很悲伤,可是也很美好。不论如何,这是我们仅存的慰藉。

2
《我是个怪圈》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