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与中国思想的过渡(1890-1907) 8.1分
读书笔记 第171页
明月胜
"梁将这些努力说成是当务之急,因为在他的思想背后存在着一个与物质界进行一场持续斗争的精神自我,物质界不仅包括外部世界,而且也包括人自身的人体器官。在自警和束性方面最细微的松懈都可能被物质界征服,或用梁的话说,为物欲之奴隶。仅仅具有良知还不足以保证精神战胜物质,人的精神需要不断的毫不松懈的努力来保持和培养这种良知。"
引自第171页
“为了不使精神被外界引入歧途,必须规劝‘主敬’,以便人们的态度和行为经常谨慎小心。在新儒家思想中,这种主敬实质接近于面对一个空幻的神而产生的宗教敬畏。当人们的精神被宗教的敬畏支配时,任何外来的困扰都不可能进入精神。”
引自第171页
“在儒家思想中,修养精神的另一同样重要的方法是‘主静’”。对梁来说,这种保持精神入静的能力,意味着少受来自经常扰乱人们日常生活的情感的困扰。”
引自第171页
0
《梁启超与中国思想的过渡(1890-1907)》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