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8.8分
读书笔记 亭林
明孤(早注销)

顾氏予清学实有“筚路蓝缕”之功,顾氏祖荫甚茂世家子弟也,嗣母节妇得朝旌,少时即欲经世善抄书,遍览史籍著《天下郡国利病书》,书未成国难作。亭林起义兵守吴江,败,母于昆山城破日起绝食殁,遗嘱他勿事异姓。亭林本耿介绝俗,受母训,胸中只橫贯一团仗节死义气,要为国家尽力,隆武帝在闽遥授他职方司主事。亭林欲往闽,路途阻隔不果行,亭林生当晚明,明末将卒骄横怠惰现象较严重,如史可法部亦若是,加之民气脆弱,地利亦不佳,亭林遂北游,欲阴结四方谋光复;北游前,世仆陆恩叛投里豪,欲告先生通海,先生禽之,数其罪湛之江。仆婿復投叶氏,以千金贿太守,求杀先生。危甚。玄恭急求救於牧斋。牧斋欲先生称门人。玄恭焚急,自书一刺与之。先生闻,急索刺还,列谒通衢自白。事解。康熙三年,山东文字狱牵连到他,他因此被下狱半年。十七年征博学鸿儒科,群要荐举他。先生宣言:“刀绳俱在,无速我死。”又开明史馆,诸方罗致,先生遽曰:“七十老翁何所求?正欠一死,若必相逼,则以身殉之矣”。类如此,清廷诸方只得作罢。外甥徐乾学兄弟,由他抚养育拔,徐氏兄弟以后做了阔官,屡次迎养,先生拒。先生制行素谨,某次徐氏兄弟请他吃饭,坐未久便起,乾学请宴毕张灯送归,亭林正色:“世唯淫奔、纳贿夜行,岂君子所行乎?”其方正如此。先生北游,遍历塞外,暮年始居陕之华荫。尝六谒孝陵,六谒思陵,通观四方,故国之戚耿耿不下。先生之“行己有耻,博学于文″两语最著,门人潘次耕说:“先生精力绝人,无他嗜好,自少至老,未尝一日废书。”《日知录》为先生最重要著作,而其发为自己见解者,勿过十之二三,而钞撮他者至居十之七八。后之来者大有模仿,近儒钱默存坦言得意纂构亦本先生《日知录》体。

0
《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