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与法律 7.7分
读书笔记 讲座版腹稿:复仇法律的沿革及挣扎
🌈李韫西

【事例很丰富,主要介绍了中国武后徐元庆为父报仇案和日本限制复仇相关的法律法理沿革】

随着国家机构的完备,公权力逐渐渗透进自力救济之中,复仇随之受到限制,紧接着便从限制时期进化到禁止时期。然而任何社会现象绝非一夕之间便可更易,进化必然循序渐进。

复仇历史上也有一个过渡时期,因此在限制时期进化到禁止时期的期间,公权力和私权力各占半壁江山,虽有公权干涉复仇但也允许私力救济。私力制裁无论在道德高度上、抑或在舆论环境中都被誉为美俗善行,将这样的私力制裁转移为公权力制裁,其难度不言而喻。因此,将国家代替被害者复仇的事实对民众广而告之、使人民产生依赖公权力的念头,不仅是其中一种方法,更是一个自然的转移途径。

该方法第一次出现的形态——国家逮捕杀人者,交由被害者的亲属随意处置,以泄心头之恨。在波斯、埃塞俄比亚、俾路支斯坦以及吉尔吉斯的泰坎汗法典中皆有相关的明文规定国家逮捕杀人者后移交给被害者的遗属,遗属自行随意复仇,可杀之 陈子昂建议,应当对徐元庆依法论死,然后再对他替父报仇的行为予以表彰。这种主张不合社会变迁之理,复仇为圣人之礼,刑罚为季世之制,即便当时已为法治时代,他仍元自沉浸在礼治旧时里,并以此为理想,因此才如卖矛盾的楚人那样,出言自相矛盾。

柳宗元反驳道:“礼之大本,以防乱也。刑之大本,亦以防乱也。旌与诛莫得而并焉。诛其可旌,兹谓滥,黩刑甚矣;旌其可诛,兹谓僭,坏礼甚矣。”他认为元庆之父原本无罪,师韫由于私人恩怨,滥用吏权滥杀无辜。而且由于刑官对此案不加以追究,元庆才自行复仇,“即死无憾,是守礼而行义也”,若处死元庆则是亵读了刑法,败坏了礼义。柳宗元的驳斥是不错,但应该说,舍法治之今、取礼治之古,均无法避免逆时势之谤。

法制尚未健全、法权依然分立的情况下存在的团体自卫作用,正是人类生存必要条件的遗存。

这种团体自卫作用乃是生物自保天性中的被害反抗作用范围扩大后的产物,当同种族或同一团体受到迫害,该作用便进行防御、复仇。因此可以说,压制此作用就是违背了自然规律。由此,在法治不彰的时代,复仇为美俗、为臣子义务的观念深人人心,这种观念自然不易破除。

伴随着国家机构日趋完备、国权逐步确立,国家大力禁止私人争斗和杀害,制裁违法者,由此得以维持国内治安,因此足以辖制仇人的公权力才取代了无法预期成功与否的私力制裁,亦能安抚忠臣孝子的义愤。如此来,个体力的自卫作用就被团体力的自卫作用所收纳,在以往的观念中,杀人是针对个人犯下的罪行,若人们都转换观念,认为这是对社会或国家犯下的罪行,那么私力就转化为公权力了。

以上我所陈述的内容论证了以下几个观点:

一 、法的实质是社会力。法是社会力所显现的行为的规范,通过公权力实施制裁。命令不过是指形式而已。

二、社会力产生于个体力的有机集中转化。

三、在社会力的集中转化作用中,私力公权化后产生了法。

四、复仇禁止法是私力公权化作用中最显著的事例。

我至今仍在研究此课题, 尚缺精炼,在座诸位能长时间聆听,实在有辱清听,在此我深表感谢。

0
《复仇与法律》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