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思想史论 8.8分
读书笔记 1
非贾罗

典型知识分子嘴角 李泽厚心目中人民大众始终或隐或现地处在应当同情的位置 可李国士当真体会过中国人民的疾苦?如果他哪怕真正深入了解一下 都不会在中国近现代史的苦难画面旁说些学究的风凉话 李是搞过康德的 但似乎是把理性主义的坏东西都学了过去——冷酷、无情、轻谩 从唯物史观那里又学会了忽视人道与心灵的价值

贬自由主义(胡适) 捧马列主义(陈独秀)以及耄的七功三过到了他那里似乎变成了五功五过——这些都是一个思想者的选择 我们无可批评 中国社会始终缺乏宗教的信仰 在李的眼里似乎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好事 上帝在他的意识里似乎是个包袱或累赘 他对上帝的理解 似乎也只是封建迷信和情感麻醉的层面上 他看起来好像是什么也不信仰 但深入思考一下 这似乎又是他唯我主义(即只相信自己对所有人、物(历史唯物主义也是?)保留怀疑)的表现 “在宇宙面前 自己才是真的” “世间万物皆是我的依附 我不存在了 万物也绝不存在” 这也难怪当谈到耄的“贵我”思想时 他是那么的兴奋、蠢蠢欲动、如遇知音 在上帝已死的幸灾乐祸中 当真自大地以为人做了自己生命的主人 当然他表面上也绝对是信仰无产阶级与历史唯物主义的 可是在他的无产革命万岁和全人类大解放的豪言壮语之下 隐隐地还浮现着中国传统的士大夫情怀和做“圣贤”的理想 所以你在他的著作里最终体会不到一种形而上学本该有的怜悯情感与属于人类本质的欣悦情怀 不管这情感与情怀指向的是人类个体还是人类集体或人类全体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觉得他压根不了解鲁迅或者了解却无法做到鲁迅的原因 因为他的心里缺少一种爱 没有爱 难不成作者是仅靠推理辩证来维持对唯物主义的信仰的? 那岂不是机器?如果是因为各型各色的利益或深埋心底的欲念或对强权势力的畏惧 来尽力假装唯物主义的信仰 就算最终真假莫辨 假亦乱真 那也并非真信——如果自己都不信 谈何使人相信?

基督也好 释迦也好;古典的也好 现代的也好; 信神的也好 不信神的也好;其言行举止、心思著作 所面对应该是一个类似于灵魂的东西 在这个灵魂面前 人当尽其所能地坦诚、纯洁 鲁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原因正是因为中国从前没有目前也没有如此坦诚、纯洁的作家 因为所有人 弟子挚友包括冯雪峰、胡风(他们并非纯无芥蒂) 包括爱人许广平(她不理解他)包括左翼右翼各种势力 包括那已死去的、未来将遇见的 现在喜恶的 都是待人不诚 待己不诚 因为心灵还不够鲁迅纯洁 所以是不配也无法理解鲁迅的 临死之前 先生才会发出“一个也不原谅”的诅咒 我很相信 如果先生再活下去 是会皈依宗教的(而且多半是基督教,因为佛教他很深刻地钻研过,却并没有信仰)

这纯洁是超越性的 是勇于对抗物质困窘、政治压力、生命孤独、友人误解和庸众孤立的 而李泽厚 在他的心灵上始终有一层面具 哪怕这层面具已经很薄了 可我们还是无法看得见他的心灵到底是什么模样 如果这颗心足够纯洁(不是完美或一尘不染)心里没有愧疚 李泽厚为什么不敢把它明示于人 (不信任马列就是不信任马列 恨是恨过是过错是错) 这也正是他的作品无法像鲁迅的作品一样打动人 这也是鲁迅担得起民族思想家的称号 而他只是一个思想界的名流

1
《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的全部笔记 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