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提斯塔的荣光 7.7分
读书笔记 1
dianat
透过牢骚门诊的经验,我发现请对方说明自己名字由来的这招,对于理解对方很有效。自己的名字,对那个人来说是最常听到的字眼。了解此人是怎么看待这个特别字眼,便可进而推知他的生活态度。就算拒绝回答也没关系。因为拒绝,也同样代表了那个人的态度。

桐生恭一,外科名手:成为第一也不忘谦恭低调,父亲取名。

垣古,第一助手:拒绝

酒井利树,第二助手:父亲利夫,继承第一个字,生在五月,绿叶成荫,取树字。

大友直美,新加入护士:正直美丽。

羽场贵之,器械师,前临床检查技师,跟随鸣海:成为受人尊崇的伟人。哈哈这段搞笑了,开始吐槽取名

“名字太奇葩压力也会很大,所以我本来想给自己的小孩取个一郎之类的名字。可是,做父母的真的是无可救药的生物,知道自己做了父母才终于明白。这次轮到我被即将上初中的儿子怀恨,这真是因果报应。”“您给令郎去的是什么名字?”“雪之丞。”(注:“丞”在日语中为判官之意)

冰室贡一郎,麻醉师:贡,对社会有所贡献,是长子所以是一郎。

鸣海凉,病理医生,桐生内弟:没有回答,反过来评论起“我”。

这个问名字的梗之后被白鸟表扬了一下:(??)

我最佩服的,就是请大家叙述名字由来的这个做法,独创性非常高,太精彩了。不过……可惜啊,田口医生好像致命性地欠缺主动出击的本领,只是喜欢被动倾听。是因为太温柔吗?是过度压抑吗?是童年创伤造成的代偿作用?算了,反正也就是因此才会找我来吧。”

早餐吃的是猪排三明治,我用猪排象征胜利来讨个好彩头(译注:二者发音相同,因此日本人常在比赛或考试前吃猪排)。这只是为了向上天表明,这里也有人在祈求成功的一种小小表示

在手术室看到鸣海时,有种异样感受,似乎他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他的五官,冷峻且俊美得过分;修长的身材纤细如鞭。就像一只任性的波斯猫,如果随便伸手去摸,八成会被他傲慢地视若无睹。

鸣海认为,田口一直在询问而没有仔细检查病历、没有去术后加护病房接触病患却留在手术室,认为田口的潜意识地认为问题藏在手术中:

我根本不是以杀人命案为前提,才着手架构假说采取行动。可是和鸣海一谈之下,不知为什么我真的开始觉得他说的没错了,可见语言这玩意还真可怕。不过真正可怕的,也许是鸣海的暗示力。

后来那一个小时当中,一切事物都以异次元的速度从眼前呼啸而去。为了试图掬起从指间滑落的生命之砂,桐生细长的手指在心脏四周飞舞。电击令人瞬间产生错觉,以为失去的生命又回到了体内。可是沙漏朝着终点急遽加速滑落,已无法煞车。桐生继续做困兽之斗想收集生命的碎片,但他修长的手指中,已经连一颗砂粒都不剩了。激烈舞动的手指蓦地停下,桐生闭上眼。五彩缤纷的时间静止。桐生就像沉没的战舰舰长一样安静却果决地宣布:“停止人工心肺。垣谷,你和酒井负责缝合伤口。我去跟病患家属解释。”在这一刻,第32号病例,仁科裕美先生确定术死。

医疗局为了根绝义务加班,还大张旗鼓地把周三明定为不加班日。我天天都是不加班日,你不觉得应该公开表扬我才对吗?”组织有所谓的真心话和表面文章,这个应该就写在社会人教科书的第一页。白鸟好像粗心大意漏读了这一段。

白鸟的调查:

“主动式调查的关键之一:透过同时询问两者以上来捕捉反射情报。
主动式调查的另一个关键要素——”“免了啦。你就别硬撑了。”“至少让我说完这句话,因为能学到这招的机会可不多,我要说啰,那就是:用身体去获取情报。”说得很用力,说出来的东西却不过尔尔。不过,所谓的关键要素或许就是这样。这与其说是关键要素,不如说是穷酸的黑道心得吧。
揪出共犯关系,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先一个一个问话,再两个人一起问话。过去说过的话会互相牵制,出现波浪曲线的起伏。这次值得庆幸的是,必须一一仔细问话的调查

0
《巴提斯塔的荣光》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