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格律 8.7分
读书笔记 第166页
路上霜

《诗词格律》读书笔记

王力先生的《诗词格律》可以用一句话来评价:浓缩的都是精华。与很多大部头相比,它显得“势单力薄”,但是它的内容却并不贫乏,每句话基本上都是重点。这样的阅读体验也正契合了作者的目的:试图简单扼要地叙述诗词的格律,作为一种基本知识来告诉读者。作者在这一方面成功做到了。书本结构框架合理,逻辑清晰,先从概念入手,进一步讲诗律,最后讲词律。在每章的下面都按照韵、平仄、对仗的顺序讲,井然有序。每个知识点后面基本上都有例子,能让人进一步加深对该知识的理解。(图片为摘录的一些笔记)

笔记1
笔记2

笔记3

笔记4

笔记5

笔记6

阅读《诗词格律》的过程有点长,因为很多东西都是干货,需要一定的时间消化才能理解。之前在古代汉语这门课程上接触过一些有关诗词格律的东西,这个学期唐诗格律这门课也是讲这些知识,不过这个学期讲得更深入、更具体。但是,老师讲的很多知识使我云里雾里,直到看完这本书,我才了然于心。首先,之前一直把入声字当成特殊情况,现在才明白在古代,入声与平声、上声、去声是一样地位的,只不过现在入声字在普通话中没有体现出来,所以成了比较特殊的一声。而平仄的区分,也是以古音为主,平就是平声,仄则包括上、去、入三种情况。其次,之前古代汉语课上也听过老师讲首句入韵是个特殊情况,当时对这一点存有疑虑,问了同学,好像只是弄懂了表面意思,后来才发现,原来首句入韵在律诗中意味着第一句的最后一个字押平声韵,首句不入韵,只需在二、四末押韵的叫正格,在一、二、四句末押韵的叫偏格。最重要的一点是,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律诗讲求粘对,粘对主要是为了使声调多样化,如果不对,上下两句就雷同了,如果不粘,前后两联又雷同了。这一点在上大学之前深有体会,当时高中老师让我们写古体诗,读着自己以及周围同学的诗歌,总觉得少点什么,那时还记得自己写过蹩脚的“现代诗”,每句都押韵了,读起来怪别扭的。扫除的“盲区”太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学以致用听起来有点功利,但《诗词格律》这本书本就是一本工具书。因为下学期马上要去中学实习了。接下来我将利用书中的知识分析一下高中人教版语文教科书出现的诗词。(以杜甫的《秋兴八首(其一)》为例)

秋兴八首(其一) 杜甫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 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 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 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总的来看,《秋兴八首(其一)》是一首七言律诗。

从韵的角度看,押“下平声”中的“十二侵”,押韵的字有“林、森、阴、心、砧”,属于偏格,为首句入韵。

从平仄来看,入声字有“玉、峡、塞、接、菊、日、一、尺、白、急”,整首诗属于七言仄起平收式。即: 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关于“坳救”,凡平仄不依常格,即是坳句,我们可以看到,第一句的第五字该用仄声的用了平声,第二句的第三字该用仄声的用了平声,第三句的第三字,该用仄声的用了平声。第句,第一字用了平声,第三字补偿一个仄声,这是“拗救”。“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口诀虽然有不合理之处,但在这里,却是对得上的,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存在问题和改动的,都不涉及“二”、“四”、“六”字。

从对仗的角度看,颔联“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和颈联“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对仗,属于律诗对仗中的常规对仗情况—中两联对仗。颔联中,江间与塞上是地理名词,波浪与风云是天文名词,兼对接是动词,天与地是地理名词,涌与阴是动词,都是同类词相对,为工对。颈联中,“丛菊”对“孤舟”,一众一寡;“一系”对“两开”,均是数词加动词;“故园心”对“他日泪”,泪与心都是有关人身体的名词,对仗工整。

杜甫的诗算是严格遵守格律的典范了,但他的这首诗中还是存在不合格律之处,可见任何规则都有其灵活性,诗词的格律也不例外。格律诗是带着镣铐跳舞,有工整与音韵的美感,但要是处处拘泥于格律,反而会损伤诗的意境,降低艺术之美。

这首诗还出现了同一个字出现两次的情况,也叫重字,“巫山与“巫峡””中的“巫”,还有叠词“处处”,那么律诗中可以出现重复的字么?

“诗词界流行着忌重字的潜规则,一旦一首诗词中出现重字,便被视为硬伤和败笔,被毫不客气地弃之不用,这个规则虽不见典册,也不明何时何人提出,但人云亦云,奉为金科玉律,而今人更甚。”(摘自《谈诗词作品中的重字》沈维)。

但实际上,名篇佳作中,因重字誉满天下的作品不胜枚举。例如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王维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可见恰当的重字还是有一定妙处可言的。这里杜甫的“巫山巫峡”都是专有名词,读起来并不拗口,没有刻意找其它的词来代替的必要。还有“处处”,与“催刀尺”起到了加快诗歌节奏的作用,也促进了思想情感的递进,恰到好处。何必改成其它词呢?《尚书.尧典》云:“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意思是:诗是用来表达人们的志意的,歌是拖长声调咏唱诗的语言。声音的高低依从拖长声调而咏唱的语言,律吕用于调和声音。“诗言志”居于首位,只要能恰当地表达内心志意,格律这些外在形式可以灵活应变。 以上就是读《诗词格律》后的一些个人理解与感受,有不当之处还请大家指正。

5
《诗词格律》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