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历史学辩护 8.8分
读书笔记 第168页
espionage

但是,请不要误解,在这种情况下,错误也不在干解释本身,而在于先验地接受任何解释。迄今为止,上述那种事例并不多见,很可能在一定的条件下,水源的分布决定了人们的居住地点,而没有其他因素。埃贝尔派的动机或者确如历史学家所言,那也不是绝对不可能的。错误在于把假设变成了先入之见。它需要证实,我们没有理由出自偏见断定那是行不通的。一旦提出证明,就必须深入挖掘,分析原因,分析各种可以想象的心理态势,从中找出曾经左右整个集团的特殊原因。只要承认思想和情感的反映并不是不言自明的,我们就不得不作出真正的努力,在思想情感有所反映的地方努力发现它的原因。总而言之,历史的原因不是想当然的,它需要我们去探素…...

0
《为历史学辩护》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