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历史学辩护 8.8分
读书笔记 第165页
espionage

无论是一般的偏见,或逻辑学家的假设,还是律师起诉的习惯,原因一元论对历史研究都是有害无益的,历史学就是要探索错综复杂的原因,它并不害怕发现原因的多元性,因为生活本身就是多元的。

历史事实在本质上是心理上的事实,因此,能在其他心理的事实中找到它们的前提条件。诚然,人类的命运建筑在自然界之上,并必然受到自然界的影响。然而,即使外部的干预十分强烈,人和人的思想也能减弱或加强它的作用。黑死病的病毒是使西欧人口骤减的主要原因,但正是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疫情才会如此迅速地蔓延。所以,从内在的本质看,这也是由思想条件造成的,只有通过研究集体情感的特殊倾向,才能解释它的道德后果。

然而,没有一门心理学以纯意识为限。读了某些历史书会使人感到人类似乎具有合乎逻辑的意志,行动的理由也毫无神秘难解之处。只要看看对人们心理状态和潜意识的调查实况,就会进一步证明那种永恒的困难,多种科学在试图互相保持同步前进时对这种困难都有所体验有一种过时的经济理论,其中有一个错误时常遭到人们的抨击,在此,且以夸张的形式重提一次:所谓“经济人”,是一个空洞的幻影,因为在设想中他一心只顾自己的利益,更荒唐的是,他被想象成能够形成关于自我利益的清晰概念。拿破仑曾说:“最难得的莫过于计划。”当前,压抑沉的精神氛围笼置着我们,这难道是来自我们心灵中的理性成分吗?如果,不论在何时何地总是把原因归为动机,那么,必然会大大歪曲历史的原因。

在不少历史学家的观念中存在着可笑的矛盾,当需要确证某事是否真的发生过时,他们不去作刻苦的研究,却提出一些理由,这些理由无非是极肤浅的表面现象,而且往往以一些平庸的心理学准则为依据,而这些准则也未必比其对立面更具有说服力。

0
《为历史学辩护》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