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观念 8.4分
读书笔记 时间的暴政
oblivious忘却

中国皇帝和欧洲教会对时间体制的垄断,垄断的是对人与自然、人与上帝之关系的解释权。然而,这种情形在技术时代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垄断权不再由一个社会集团交给另一个社会集团,相反,所有的人全都丧失了时间的垄断权———钟表自己行走,越走越精确。工业时代创造了一个人工的世界,它的时间体制被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异在的力量。看起来某些人支配着另一些人的时间,可是支配者又受着时间的支配。不再是某些人垄断了时间体制,而是时间体制支配着所有的人。时间开始显示它的暴政(tyranny)。

单向线性时间是异己的、冷漠的、无生命的、无意义的物理世界的代言人。这个世界脱离了自然环境的原始的制约,也脱离了直接的生活经验。“随着现代生活节奏持续地加快,我们开始越来越感觉到与地球上生命节律的脱节,我们不再能感到自己与自然环境的联系。人类的时间世界不再与潮起潮落、日出日落以及季节的变化相联系。相反,人类创造了一个由机械发明和电脉冲定时的人工的时间环境:一个量化的,快速的,有效率的,可以预见的时间平面。”这是工业文明代替农业文明的必然结果:农民天然的依赖自然界的周期节律,而工业创造的各种工具设备和机械装置,形成了一个独立于自然界而运行的人工世界,在大都市里,在工厂里,人们就生活和工作在这个人工世界中。时间不再是自然律动的象征,而是机器单调重复动作的象征,而人就被绑缚在这个单调的动作之上。

时间的暴政体现在,时间成了生活的指挥棒,时间成了最高的价值标准。“定时”是技术时代的日常生活的一大突出特征。早起,上班,工作,下班,都被仔细地定时,你不能出差错。整个社会就好像一台庞大的机器,它在时间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运转。如果有哪一个部件,哪一个环节不听指挥,则机器就不能正常运转。因此,不守时间是技术时代的大忌。“守时”(punctuality)成了技术时代的美德,这一美德早在现代人的学生时代就开始培养。学校是技术时代实行时间体制的一个榜样。在学校里,所有的人,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全都加入由铃声、作息时间表、课程表、校历等组成的交响曲中。这些各种各样的时间表,构成了我们教育体制的一个巨大的秘密:它培养学生技术时代的时间感。只有具有这种时间感,在技术时代生活才不感到别扭。因为在技术社会中,任何人都不能逃避时间。

0
《时间的观念》的全部笔记 3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