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与裤子 8.3分
读书笔记 对话。
nolix
维克托:是的。 配玻璃者:梦见了什么? 维克托:梦见了我父亲。他... 配玻璃者:不,不,别说了,我不喜欢听梦中的故事。 维克托:他在水里,而我在跳板上。那是.... 配玻璃者:别说了! 维克托:海里礁石密布。他让我潜水。 配玻璃者:潜水? 维克托:我呢,我不愿意。 配玻璃者:为什么? 维克托:我害怕出意外。我害怕礁石。我害怕淹死。我不会游泳。 配玻璃者:他会救您的。 维克托:他也对我这么说。 配玻璃者:您还是潜水了。
引自 对话。

沉默。

维克托:我一直做这个梦。(沉默)您认识那个人吗?

配玻璃者:哪个人?啊,那个。该踢上千脚的家伙。(他思考着)我的怒火已经熄灭了。怎么会这样呢?

维克托:是谁?

配玻璃者:什么?啊对了。我不知道。

--

维克托:您再骂我几句。 配玻璃者:我没有捡起它们的勇气。(他用脚尖翻动着工具)我应该拿了钻刀的。 (维克托站起身要帮他找钻刀)您要做什么? 配玻璃者:我找钻刀啊。(他用脚翻动着工具)也许您儿子拿了。
引自 对话。

配玻璃者:我儿子?您这么认为?

维克托:他不在这儿啊。

配玻璃者:我不知道。

维克托:您就让窗子这样?

配玻璃者:是。

维克托:门呢?

配玻璃者:就这样不管了。

维克托:您明天还来吗

配玻璃者:不。

维克托:那么,做您的事吧。

配玻璃者:我把这些都给您。

维克托:您活儿干得不错。

配玻璃者:是的。(沉默)我不该把您叫醒。(停顿)您那时在做梦吧?

--

维克托:是谁?

配玻璃者:是催化剂王国的国王,还有他的女友。他们来了一会儿了。(他思索着)您不想把这桩丑剧看到底吗?

维克托:我不明白。

配玻璃者:对我们说您已经做出的决定。(门被打开一点,配玻璃的冲上去又重新关上。对着门外)等一会儿!会叫你们的!你们再乱摸一会儿!

好好地等着!(对维克托)是啊,您已经做好的决定,就像什么杜蓬的两难境地。

维克托:我什么也没决定。

--------

催化剂王国的王国.............ok.............
引自 对话。

0
《世界与裤子》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