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与墨索里尼 8.9分
读书笔记 第二十九章
西峰秀色

意大利犹太人生活在绝望之中,他们被丑化成国家公敌,数千人下岗,他们的孩子也被赶出了学校。政府依然主要依赖天主教会的意象,引述它的文本来支撑反犹运动,并且仍主要通过双月刊《捍卫种族》来传播反犹情绪。该杂志的大部分内容都直接摘抄了天主教的反犹材料,1939年4月的那一期尤为典型,上面刊登了一篇题为《〈塔木德〉里的基督和基督徒》(“Christ and Christians in Talmud”)和另一篇《法国的天主教徒和犹太人》(“Catholics and Jews in France”)。类似《罗马的永世敌人》(“The Eternal Enemies of Rome”)这些文章,告诉读者,教会为了保护天主教徒免受犹太人的掠夺,一直把后者当作二等公民。法国大革命不仅是圣座的敌人,也是《捍卫种族》的敌人,它既是自由党人造成的恶果,也是共济会和犹太人的阴谋。

意大利的运动忠实地遵从天主教会的教导,而德国则立基于可疑的生物理论。

塔基·文图里从中看到了机遇。8月10日,在混乱不堪的罗马,他致信马廖内枢机,提醒他尽管政府认为改宗的犹太人仍然是犹太人,但是梵蒂冈曾为他们奋力争取。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他到现在仍在为墨索里尼美言。他写道,墨索里尼认为,种族法案令皈依天主教的犹太人陷入了“痛苦”的境地。他声称,早在1941年7月,领袖就在筹备新的法案以缓解这一问题,如果不是突然爆发了战争,这一法案早就得到实施了。

他还告诉马廖内,耶稣会特使在内务部有许多门路,这些内务部官员愿意响应梵蒂冈的要求,采纳后者呼吁已久的改变。他希望教宗能够许可他向政府提出三条要求。第一条,要求政府将混合家庭(即包含改宗犹太人的家庭)视作“完整的雅利安家庭”。第二条,要求政府将1938年1月1日前皈依天主教且在之后受洗的犹太人视作基督徒。第三条,要求政府认可犹太出身的天主教徒与普通天主教徒的婚姻关系。 8月18日,马廖内在回信中表示,庇护十二世许可了这一行为。

衣冠楚楚、蓄有山羊胡须的迪诺·格兰迪就坐在领袖身边;作为政府中的有识之士,他起身发表了一番领袖闻所未闻的讲话。格兰迪宣称,这个国家如今陷入如此悲催的境地,墨索里尼要承担全部的责任。“自从意大利跟随德国的脚步,”先是出任墨索里尼的外交部部长,然后被派去英国担任大使的格兰迪说道,“墨索里尼就背叛了意大利人民。”他控诉道,墨索里尼“将我们卷入了一场违背荣誉、违背意大利人民利益和感情的战争”。

格兰迪呼吁弹劾墨索里尼,重新引入议会民主制。目瞪口呆的领袖被这番话动摇了自信,他虽然试图打断格兰迪的讲话,气势却变得越来越弱。然后,格兰迪转身直面墨索里尼:“你以为意大利人民还依然爱戴你么?自从你把意大利托付给德国的那天起,你就失去了人民的敬仰。你以为自己是名军人:可自从你戴上指挥官肩章的那天起,意大利就走向了衰亡。几十万母亲在哭喊:墨索里尼害死了我的儿子!”

长桌边上的一些大议会成员又惊又怒,起身咒骂格兰迪,其中一人喊道:“你这个卖国贼,你要为此付出你的项上人头!”那些赞同格兰迪的人则思忖是否要支持他的主张,这将意味着弹劾墨索里尼,将意大利军队的控制权交还给国王,恢复原先的宪法秩序。他们急切地想要知道,如果投票支持格兰迪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时间过得飞快,一下子就过了午夜,来到了1943年7月25日。在数小时的激烈争论之后,他们终于要进行这一决定命运的投票。尽管担心自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但是二十七名大议会成员中仍有十九人赞成弹劾墨索里尼。当他们离开房间时,法西斯民兵并没有现身阻拦他们,他们松了一口气,也可能有一点惊讶。

9月8日,国王宣布他将同盟军签订停战协议。担心德国军队的进逼,他同巴多格里奥极不体面地逃往南方,来到受盟军控制的亚得里亚海城市布林迪西(Brindisi),将群龙无首的意大利军队抛在了身后,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指示。早在墨索里尼倒台的那一刻起,希特勒就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他派遣军队迅速冲进意大利半岛。充满戏剧意味的是,德国军队救出了身陷囹圄的墨索里尼,并将他立为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的傀儡首脑,首都定在北方的萨罗(Salo)。一场血腥的内战打响了,盟军不断向北推进,穿过了一片又一片修罗场。

0
《教宗与墨索里尼》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