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鼠疫 8.9分
读书笔记 全书
动物园放假了

1、局外人

我们感到夏夜在我们棕色的身体上流动。

到处依然是一片火爆的阳光。大海憋得急速地喘气,把它细小的浪头吹到沙滩上。

从沙砾上、雪白的贝壳或一片碎玻璃上反射出来的光亮,像一把把利剑劈过来。

这时,我对准那具尸体开了四枪,子弹打进去,也看不出什么来。然而,那却好像是我在苦难之门上短促地扣了四下。

所有健康的人或多或少盼望过他们所爱的人死去。

她常常说,到头来,人什么都能习惯。

无论如何,我觉得那个旅客有点自作自受,永远也不应该演戏。

我只有一个印象,仿佛我在电车上,对面一排座位上的旅客盯着新上来的人,想发现有什么可笑的地方。

仿佛我是个多余的人,是个擅自闯入的家伙。

这时,门房既有点儿惊奇又怀着某种感激的心情看了看我。

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毫无用处的想法涌上了心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只想赶紧让他们结束,赶紧回牢房去睡觉。

我以某种方式生活过,我也可能以另一种方式生活。我做过这件事,没有做过那件事。我干了某一件事而没有干另一件事。而以后呢?

在我所度过的整个这段荒诞的生活里,一种阴暗的气息穿越尚未到来的岁月,从遥远的未来向我扑来,这股气息所过之处,使别人向我建议的一切都变得毫无差别,未来的生活并不比我以往的生活更真实。

他人的死,对母亲的爱,与我何干?既然一种命运选中了我,而成千上万的幸运的人却同他一样自称是我的兄弟,那么他所说的上帝,他们选择的生活,他们选中的命运,又都与我何干?

这沉睡的夏夜的奇妙安静,像潮水一般浸透了我的全身。

好像这巨大的愤怒清除了我精神上的痛苦,也使我失去希望。面对着充满信息和星斗的夜,我第一次向这个世界的动人的冷漠敞开了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友爱,我觉得我过去曾经是幸福的,我现在仍然是幸福的。

2、鼠疫

人们从早到晚地工作,而后却把业余生活的时间浪费在赌牌、上咖啡馆和闲聊上。

医生同意母亲的话;真的,跟她在一起,什么事情总好像很容易解决似的。

每天吃完午饭,全城正在炎热的天气里打瞌睡的时候。

我只考虑一件事,就是求得内心宁静。

他称呼妻子和孩子都用‘您’字,但对妻子讲的常是彬彬有礼的刻毒话,对孩子用的则是权威的口吻。

毫无疑问,战争确是太愚蠢了,但却也不会因此而很快结束。

日常工作才是可靠的。

他好像生来就是当一名市府临时辅助工的人,每天收入六十二法郎三十分,干着那些默默无闻而又必不可少的工作。

让娜的父母看见那位沉默寡言、举止笨拙的追求者感到到有点好笑。

劳累的工作助长了他随波逐流、得过且过的思想,他越来越少说话,他也没有能够继续满足他妻子的希望:仍得到他的爱。一个忙于工作的人,生活在贫困中,前途逐渐渺茫,每晚在餐桌上默默无语,在这样的环境中哪里谈得上爱情?让娜也许已感到痛苦了,但当时她忍着没有离开他;人们长期饮着苦酒而不自知的情况也是有的。

您知道,医生,我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当我的手稿送到出版者手中的时候,他看后站起身来向他的助手们说:‘先生们,脱帽致敬!’

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句子流利的笔调使它或多或少近于陈词滥调。

他的职业要求他会周旋,善应付。

暮色像一股灰沉沉的流水漫入室内,玫瑰色的夕阳余晖反射在玻璃窗上,大理石的桌面在薄暮中映出微弱的反光。

两点左右,城中逐渐变得空荡荡的,这是宁静、尘埃、阳光和鼠疫在街上会集的时刻。

只要我知道你是要回来的,等着你也无所谓。你不在的时候,我就想你在干些什么。

我是处在黑夜里,我试图在黑暗中看得清楚些。好久以来我就已不再觉得这有什么与众不同了。

他首先会去照顾受苦的人,然后才会想证明苦难是一件好事。

我并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也不知道在这些事情过后将来会怎样。眼前摆着的是病人,应该治愈他们的病。过后再让他们去思考问题,我自己也要考虑。

如果对高尚的行为过于夸张,最后会变成对罪恶的间接而有力的歌颂,因为这样做会使人设想,高尚的行为之所以可贵是因为它们是罕见的,而恶毒和冷漠却是人们行动中常见得多的动力,这是作者所不能同意的地方。

世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没有见识的善良愿望会同罪恶带来同样多的损害。人总是好的比坏的多,实际问题并不在这里。但人的无知程度却有高低的差别,这就是所谓美德和邪恶的分野,而最无可救药的邪恶是这样的一种愚昧无知:自认为什么都知道,于是乎就认为有权杀人。杀人凶犯的灵魂是盲目的,如果没有真知灼见,也就没有真正的善良和崇高的仁爱。

教师该受到赞扬的不是因为他教人二加二等于四,而也许是因为他选择了这个高尚的职业。

他埋着头默默地工作的美德推动整个卫生防疫组织的工作。他怀着他那特有的善良愿望不假思索地用“我干”来回答一切。

假如一定要在这篇故事中树立一个英雄形象的话,那么作者就得推荐这位无足轻重和甘居人后的人物。此人有的只是一点好心和一个看来有点可笑的理想。

习惯于绝望的处境比绝望的处境本身还要糟。

同样的坚韧不拔,同样的逆来顺受,出头无期,不抱幻想。

每天忙得只有四个小时睡眠的人是不会多愁善感的。

到我这样年岁的人,说话总是真诚的。撒谎太累人了。

但是里厄振作了一下,用有力的声音说,这是愚蠢的,并且说选择幸福,谈不上有什么羞耻。朗贝尔说:“是啊,不过要是只顾一个人自己的幸福,那就会感到羞耻。”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红肿的眼皮底下涌出,开始沿着铅灰色的脸往下流去。

每个人身上都有鼠疫,因为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的,没有任何人是不受鼠疫侵袭的。

只有细菌是自然产生的。其余的,例如健康、正直和纯洁,可以说是出自意志的作用,一种永远也不该停止的意志的作用。正直的人,也就是几乎不会把疾病传染给任何人的人,这种人总是小心翼翼,尽可能不分心。而为了永远不分心,就要有意志力,就要处于紧张状态!

如今她那充满恋情的清脆的声音又从遥远的过去回到了格朗的耳边。

人们内心深处又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但又不敢明说的希望。

她具有一种无须多加思索就能懂得一切的本领,尽管她沉静、谦逊,但她在任何一种“光芒”之前,哪怕是在瘟神的“光芒”之前也毫不逊色。

我不能说她在八年前已经死了,她只是比平时更谦卑地躲人耳目罢了,而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那儿了。

爱是永远无法确切地表达出来的。

一种没有幻想的生活是空虚的。一个人没有希望,心境就不会得到安宁。

别人说:‘这是鼠疫啊!我们是经历了鼠疫的人哪!’他们差点儿就会要求授予勋章了。可是鼠疫是怎么一回事呢?也不过就是生活罢了。

0
《局外人·鼠疫》的全部笔记 5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