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与墨索里尼 8.9分
读书笔记 第十九章 讨伐希特勒
西峰秀色
1937年3月21日的棕枝主日,所有德国主教和神父都读到了这篇题作《极度关切》(Mit brennender Sorge )的通谕,无论是布道台上的神职人员还是普通民众,都从未听过教宗对纳粹政府发表如此公开的批评。
......
尽管这篇通谕的言辞已经大为缓和,希特勒依然大为恼火,不仅仅因为这等公开的谴责史无前例,还因为教宗没有取得他的许可,就这般大肆散布这篇通谕。他命令警方关闭天主教出版机构,并派遣工作人员前往全国各地的主教区总部和修道院,没收他们手中的文件。“我会让天主教会品尝羞辱的滋味,”他这么告诉一位来访者,“我会开放保密的修道院档案,让其中不为大众所知的污秽之事付梓出版!” 希特勒信自己知道教会的弱点所在,他威胁要披露天主教神父牵涉性虐待的丑闻,并且迅速搜集定罪证据。

上面这段话,让我想起攻击网络大V的伎俩,就是攻击器私德,搞臭对方。正所谓斗到斗垮斗臭!

1937年5月下旬的芝加哥,五百名神父聚集在当地的神学院,参加每年举行四次的主教管区会议。 当大主教乔治·芒德莱恩起身发表讲话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接下来的讲话内容会辐射到芝加哥城外。然而事实是,他的话语将会引发轰动性的国际事件。芒德莱恩因纳粹政府对教会的迫害而对其大加挞伐,他告诉诸位神父:“你们也许会感到疑惑,一个拥有六千万智慧人民的国家,何以会出于恐惧和奴性,向一个外国人臣服,他明明是个只会开空头支票的奥地利人,而且还做得笨手笨脚,加上几个像戈培尔和戈林那样的副手,他们对人民生活的每一个举动都施行独裁统治。”
愤怒的德国政府要求梵蒂冈道歉。代表教宗作出答复的帕切利枢机拒绝了这一要求。他表示,梵蒂冈不可能会考虑道歉,除非德国政府以身作则,阻止德国报纸源源不断对教会发动的攻击。

1
《教宗与墨索里尼》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