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Providence 8.4分
读书笔记 Chap.9 The Future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Lachesis★
事实上,拥有四个主流学派而非仅有一个的重要好处之一就是,这使美国外交政策更倾向于实用主义和以结果为导向(results driven)。传统而言,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都偏爱教条主义的论述。现实主义理论家们坚信国际冲突的不可避免性;理想主义者则一边对现实主义教条不屑一顾,一边宣扬他们对人类的“终极兼容性”(ultimate compatibility)——如果不是“可完美性(perfectibility)”的话——的信仰。
这些理论非常有趣,而且从其各自角度来看,都极具说服力。但决策者们倘若怀着审慎的怀疑主义态度对待这类教条式主张,往往更能从中获益。首先,这些争议似乎永远都不可能获得一种解决方案,令当事方皆大欢喜。与自然科学界不同,哲学和社会科学界的辩论往往经久不衰,有时甚至会持续上千年之久。另一方面来讲,对于政策制定者而言,无论理想主义者或现实主义者孰对孰错,将在何时何日、以何种方式被证明,其实都无关紧要。我们可能确实生活在一个由现实主义逻辑担任国际关系的终极主宰的世界里;但,在这一天,这一年,考虑某一具体问题或具体国家时,或许美国按照理想主义逻辑行事的做法更为合宜,更为必要。反之也成立。如果将外交政策成功的关键理解为:首先推导出一套指导国家间政治生活的永恒真理,其后虔诚而忠实地将其应用于自己的日常生活——这一做法用外交政策文献中最可怕的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有些天真(naive)了。

勉强 尝试说人话

看了原版翻译 几乎被带跑……

窝老 也是 naive了。

一笑而记(。)

0
《Special Providence》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