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游者 8.3分
读书笔记 面饼和酒 七
聂稻波
可是朋友!我们来得太迟。诸神虽活着, 但却在高高的头顶,在另一个世界。 他们在那里造化无穷,好像不在乎 我们的存亡,然而天神很爱护我们。 因为脆弱的容器并非总能盛下他们, 只是有时候人可以承受神的丰盈。 天神之梦从此就是生命。然而这迷惘 有益,如眠息,困厄和黑夜使人坚强, 直到英雄在钢铁摇篮里成长起来, 心已蓄满力量,如从前,与天神相像。 他们随即挟雷声降临。在此期间,我常常 思忖,长眠倒胜过这般苦无盟友, 这般守望,该做什么,在此期间说什么, 我不知道,贫乏的时代诗人何为? 但诗人就像,你说,酒神的神圣的祭司, 在神圣的夜里走遍故土他乡。

荷尔德林被海德格尔和海子推崇,而这两位此前已经引起我巨大的阅读兴趣并给我带来震撼的阅读体验。荷尔德林有这一首“面饼和酒”(甚至就只有这第七节)就能够跻身世界伟大诗人之列。这一节诗也被海子在他的一篇致敬荷尔德林的文章中被引用(《我热爱的诗人——荷尔德林》),不过是另一个译本。翻译的文本差别较大,但同样震撼人心——这也暗示出,真正伟大的诗句是能够承受翻译的损失的。从这首诗我看到很多海子诗中元素和意象的来源,例如故乡、酒、天神、梦、丰盈的生命、黑夜、死亡。海子的精神与荷尔德林是高度契合的。对于荷尔德林而言,古希腊是人类最美好的时代;古希腊神话是真实存在的,人与神共同生存在天空与大地之间是可能的并且真正现实地发生过的。因此他没有能够诞生在那样辉煌的时代,才如此沮丧、失落。全诗围绕希腊诸神展开,然而题名“面饼和酒”却让人想起耶稣(不知为何不翻译为“面包和酒”,德文原文“Brot und Wein”Brot就是面包),可能荷尔德林认为耶稣是自希腊诸神的直接传承。

0
《浪游者》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