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与自由 8.7分
读书笔记 第202页
NADPH

另外两点我想谈论施特劳斯的,首先是他并不是一个历史学家,而是一个道德主义者。从道德哲学的角度,他认为现代西方在某种程度上误入了歧途。他提出的分析在20世纪初的德国哲学中非常普遍,你可以在海德格尔那里找到它的一个版本,在施密特那里发现它的另一个版本,这是从尼采的立场出发对个人权利观念的极端敌视。施特劳斯抛弃了作为客观道德的基督教自然法观念,而这正是国家中公民德性的基础。就施特劳斯抛弃这个观念及其对个人权利理论的毁灭来说,不亚于施密特在西方世界对国家的破坏。所以你在施特劳斯那里发现的是极端的反现代和极端的反道德主义。在西方,现代主义的故事伴随着个人主义、权利理论的兴起,国家理想的分化以及某种道德的相对主义。施特劳斯认为古典德性才是政治上正确的德性,所以现代化是一个腐败和堕落的故事。

0
《国家与自由》的全部笔记 4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