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方术续考 8.6分
读书笔记 前言
[已注销]

中国文化界讲中国文化,老是往自已脸上贴金,给人家脸上抹黑,张口闭口 ,都以“天人合一”自居,非说西方文化是“天人分裂”,两者拧着来,太物质,太技术,完全反自然,不像俺们中国文化是“天人合一”,和谐而美满。我不同意这种说法。 “天人合一”这个词,严格考证起来,其实并无深意。如宋人张载和王万,他们有这种说法(张载集·乾称 宋史·王万传)。现代学者的用法,是来源于宋,先秦没有这种说法。汉代的说法也不太一样。当时的流行说法,其实是“天人之分”、“天人之际”,“分”和“际”,都是讲天人的分别。当然,董仲舒是说过“天人之际,合而为一”,那是说,借助名号,把这两个本来是分开来的东西再合在一起,其实是讲天人感应。“天人之际,合而为一”,这是方士化的汉儒讲的话。“天人合一”,这是援释济儒、援道济儒的宋儒讲的话。两者都有宗教味。 “天人合一”是宗教话语,一点不稀奇。任何文化的任何宗教都有这种东西。 这不是中国文化的特色。 中国文化的特色,在我看来,主要是一种结构性差异,即早在近代欧洲实行政教分离之前,中国的政教关系就已经是二元化,我们比他们更世俗,他们比我们更宗教。异是同中之异。中国和西方不同,并不是我们讲“天人合一”,他们讲“天人分裂”,而是两者在僧俗和政教的关系上有巨大不同。 还有种说法,是把天换成自然,说我们和自然贴的近,那就更离谱。大家想想,文明本质上是反自然的,中国既然以文明老大自居,人缩在城里,马牛羊拴在棚里,关在圈里,为了土里刨食,树都砍了,草都烧了,怎么会比骑马肉食、逐水草而居的匈奴人、蒙古人,还有原来也很野蛮的欧洲人更接近大自然?我们千万不要被中国文人诗和文人画给蒙了,他们渔樵归隐,寄情山林,“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那都是滚滚红尘中呆腻了的主儿。

0
《中国方术续考》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