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风月谈 8.7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浮一白

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好的,凤雅之至,举手赞成。但同是涉及风月的“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呢,这不明明是一联古诗么?

这在香港,叫作“搜身”,倒也还不算很失了体统,然而上海则竟谓之“抄靶子”。

“曲辫子” 即乡愚。“阿木林”,即傻子。都是上海话。寿头码子”虽然已经是“猪”的隐语,然而究竟还是隐语,含有宁“雅”而不“达”的高谊。

要将上海的所谓“白相”,改作普通话,只好是“玩耍”;至于“吃白相饭”,那恐怕还是用文言译作“不务正业,游荡为生”,对于外乡人可以比较的明白些。

0
《准风月谈》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