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身认知 7.3分
读书笔记 第7章   母亲抑郁,婴儿沮丧
闻夕felicity

为了研究人类的镜像反应,研究者经常使用脑电图(EEG)成像方法;患者或受试者会戴上装满电极的笨重帽子,这个帽子会把脑电波信号传送到屏幕上,然后创造出一幅属于这个人的脑电波图。研究者很久以前就发现脑电波中有一个叫作μ波的部分,它在我们自发做出动作时会被抑制,比如伸手抓瓶子。虽然从大脑的感觉和运动中心发出的神经元在人们休息时会达到同步,但是只要发起一个动作就会破坏这种同步,相应的μ波的振幅就会大幅降低(术语是μ抑制)。最让人震惊的是,这些μ波在我们观看其他人做动作时也会受阻。就像是猕猴自己拿东西和看别人拿东西时它们的镜像神经元都会被激活那样,当你做动作和看别人做动作时,你自身的脑电波会以可预见(也很相似)的方式发出行动改变的信号。考虑到人们感知和执行动作时μ波抑制的相似性,研究者相信μ波可能是镜像神经元活跃度的一个指标。 在一个实验中,研究者要求带着EEG帽的孩子抓取一个物体,或观看其他孩子抓取同样物体的视频。当发育正常的孩子做出抓取动作时,他们大脑的活跃度和他们观看其他孩子做相同动作时的活跃度相当。但是,患有自闭症的孩子的脑电图显示出,只有他们自己抓取物体时他们才会发出行动信号。似乎患有ASD的孩子并不总能感受他人的行为,至少他们不把这种行为当作自己可能会做出的动作。15 一些新的证据指出我们能通过生物反馈训练来学习抑制我们的μ波。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杰米·皮内达(Jaime Pineda)教授一直在探索,被诊断患有ASD的孩子是否能学会管理自己的脑波律动,从而能更好地去感受和理解他人的感受和行为。皮内达毕生致力于理解大脑如何从外在世界接收信息以及如何去处理这些信息。皮内达在大学的现代认知科学楼有一间角落办公室[2],如果你在别的地方遇见他,你可能不会知道他其实是一位著名的神经系统科学家。他没有架子,声音柔和,目光活跃,笑起来也很温暖,他充满创造力的气质会让人更多地联想到他是一位艺术家,而非一位科学家。但是他的创造力却在他不同寻常的研究计划上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在一项研究中,皮内达招募了一些圣迭戈当地被诊断患有ASD的孩子来参加一个神经反馈训练计划。16所有孩子都是高功能[3],智商正常,而且具有和其年龄相符的语言能力。他们的父母都是“瓦莱丽名单”的成员,这是圣迭戈的一个互联网自闭症互助团体。在这个长达10周的研究中,孩子每周都要去皮内达的实验室参加几次训练,而在训练期间孩子都会带上EEG帽来监控脑电波活动。皮内达和他的团队利用几款不同的电子游戏来教孩子如何控制他们的脑电波,这些游戏包括赛车、机器人,以及太空探索。孩子学会了利用想法来移动屏幕上的物体,比如围绕跑道移动赛车。他们总共训练了15个小时左右。10周之后,他们的父母反映这些受过训练的孩子在注意力、交互以及其他社交行为方面有了积极的变化(和没有接受训练的孩子相比),而这些被改善的症状通常都是和自闭症如影随形的。如果患有ASD的孩子能够学会改变他们的μ波,这将有可能带来自闭症的新疗法。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些游戏可以从孩子自己做动作和观看别人做动作两方面加强μ抑制,从而帮助孩子掌控自己的世界并成功解读周围人的行为。

0
《具身认知》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