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理论入门 8.6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文学是什么?这个问题重要吗?
Диана

對於什麼是文學,卡勒給出的比喻是「雜草」,也就是說它是由人為界定的,想要瞭解它需要很多文學之外的努力(歷史的、社會的、心裡的)。作為文學的文本脫離了語境、功能和目的,它自成語境(文學語境),引起一種對於文字的興趣(這句話、這首詩想要表達什麼),進而引出解讀行為。而我們之所以會安心地去努力研讀文學文本,不害怕被無意義所戲弄,則是基於一種「超保護的合作原則」。

卡勒認為有兩種東西使文本成為文學:(1)某種屬性還有某種語言特點。(2)一個文本被賦予了文學語境成為某種關注的結果,也就是文學程式的產物。這同時也給我們提供了探尋文學本質的兩種視角。它們互相交叉但無法綜合。無論我們關注哪一點都要為另一點留有餘地。

對於文學的本質,卡勒列出了五點常見的論述:

(1)語言的「突出」

(2)語言的綜合

(3)虛構——看起來是語言特點,實際上是語境問題

(4)審美的對象——這是一個美學的理論問題

(5)互文性的或自反性的建構:所謂「互文性」指的是一部作品之所以能以詩歌或者小說的形式來存在,是基於先前無數作品的存在以及它和它們之間的關係。所謂「自反性」指的是一種文學形式可以反過來作為這種文學被解讀,比如一部小說可以是關於多部小說的作品,卡勒給出的例子是《包法利夫人》。

當然對於以上這些論述,卡勒都一一指出了不足。無論哪種視角都不能形成全面的關於文學本質的觀點,其根本原因在於語言本身抵制我們制定的框架,基於這樣的認識,卡勒提出:「文學的‘文學性’也可以存在於語言材料與讀者對於什麼是文學程式化的期待當中」。

在描述文學的功能時,卡勒首先帶領我們去關注文學為什麼能夠承載那些偉大的功用(教育殖民地的人民,反抗物欲主義等等),在卡勒看來其原因是:文學在有特殊的代表性的結構的同時又拒絕界定那個有代表性的範圍。所以在我們閱讀《哈姆萊特》這樣的作品時我們感受到的是文學的「普遍性」,我們會說他寫的是「人類普遍的困境」而不是「王子的故事」。這種普遍性使得一部文學作品一旦擁有了一個廣大的讀者群就能夠創造民族共同體,這是因為它是由特定的語言寫就的,但同時又是向所有懂得這門語言的人所敞開的,作為一個外邦人,一旦你承認了文學的普遍性,承認了奧斯汀筆下的英國是具有普遍性的,那麼你就承認了英國確實如奧斯汀筆下所寫的那樣是一個高雅有序的國度,在這樣的帝國想象中,大英崇拜便隨之產生。這種想象的共同體同時有助於在國內形成一種良好的風氣。

但是在這種文學的教化作用中我們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樣被動,「自由主體」理論認為將文學作為一種審美對象,主動地去思考那些倫理問題而得出的判斷是不受環境和利益所驅使的,因而是「自由」的。現代理論毫不客氣地將此視為是一種文學的騙術,但是卡勒顯然不這麼看,他認為文學一方面是意識形態的手段,但同時也是使其崩潰的工具,它在展現的同時也是一種暴露。除此之外,理論家們所說的文學鼓勵獨立思考和被動接受現有世界的觀點也站不住腳,文學自古以來就是危險的(柏拉圖把詩人趕出理想國),通過認同和強烈的不公平意識,文學還可能會激發某種革命性的行為,同時由於文學的超凡想像性文學又能夠對任何東西進行戲謔,進而提出質疑。

之後卡勒說明瞭文學的矛盾——依照格式的同時蔑視程式,這是我們都知道的。

最後卡勒表示,「文學是什麼」這個問題從來都不是作為一個謎題而吸引著理論家,理論家們將它作為一個跳板,或者基石來提倡自己的批評方法,但這麼做的同時往往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0
《文学理论入门》的全部笔记 2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