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练声课 8.2分
读书笔记 导读 获得嗓音自由的途径
九王爷

书里这个例子太有意思了。咱嗓音不好听,可能根源在社会……(“笑出猪叫”可能是恢复原生神经冲动、释放天然能量的好方法吧,学习了。

================摘选分割线=====================

下面举一个简单事例,来说明原生性与次生性的神经冲动的调节原理,我称之为“巧克力饼干的故事”。故事非常简单地勾勒出一个人从出生到成年过程中,嗓音经历复杂心理和生理发展变化的轮廓。就每一个个体来说,细节会有差异,但就一般而言,大多数人都会相差无几。

当一个婴儿出世,原生性神经冲动的大军立即就在体内激活,马上就执行满足身体基本需求的头等大事—维持生命。生存需求自会刺激机体,让气息一刻不停地进出于肺部,其他各种各样的忙碌于生命运作的勤杂工,也都各就各位、各司其职。这是人生中第一次体验——生存或死亡。呼吸成全了生命。

但仅仅活下来还不够,求生是必不可少的。婴儿在其小小肚子内自然会感受到一些我们可称之为痛楚(pang)的身体体验。这种痛楚感发出了对食物需求的信号,没有这种本能,生命将无法继续。肚子里头的这种痛楚感,包含一种内置的神经系统连接,将本能感受与婴儿的呼吸机制联结起来,于是,维持生命运作的机制立刻变为一种求生的工具,呼吸也就相应获得了经验。痛楚同时作用于肺部和喉咙,便发出啼哭声。婴儿以其如此弱小的发声器官,却发出如此惊人的响亮哭声,并且这喊叫和啼哭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被大人听见。不可思议的是,听见的人会将这种啼哭理解成婴儿为饥饿而哭嚷。热牛奶便被灌进了小小身体,于是,苦恼、挣扎、痛楚,立刻被那舒适而温暖的食物融解得无影无踪。呼吸与发声就这样被设置成求生手段了。婴儿第一次体验到了,用嗓音做出反应,可真是一件生死攸关的头等大事啊。链条就是这样联结而成的:需求→痛楚→嗓音→反应→生存。在随后的几个月里,这种基本的体验会重复无数次。婴儿的机体因其原生性神经冲动而积累着体验,并牢牢记在脑海中:痛楚、啼哭、牛奶以及舒适,是求生所必不可少的。婴儿的机体已经学会了话语沟通的重要一课,若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进行话语沟通,而话语沟通始于痛楚感。这是生死攸关的人生第一课——啼哭课!

我们可以看出,正是由于身体最初体验到的这种饥饿所带来的简单痛楚,以及与之形成比照的痛楚消除后的温暖与满足感,使后来所有一切情绪感受的本源,从悲哀、愤怒、害怕到幸福、快乐和喜爱等,都得以逐渐成形。

这种最初的沟通训练,对婴儿求生本领的形成起到很好的效果。吸取经验之后,便逐渐修正着原生性神经冲动的反应机制,但总的来说,神经冲动仍然是幼儿生活中的引擎。但重大的新阶段来临了。

现在请大家发挥想象,孩子已经长到两三岁了,已经学会许多话语了。很多话语都与食物有关,这是孩子最感兴趣的主题。但痛楚感依旧支配孩子的行为。想象现在已临近傍晚时分,3 岁孩子正在玩心爱的玩具,而妈妈、爸爸或保姆正在厨房里做晚饭。孩子感觉饿得慌,想要吃巧克力饼干。饥饿带来的痛楚刺激着孩子的身体和嗓音,于是拼尽全力跑进厨房叫嚷起来:“我要巧克力饼干!给我一块巧克力饼干!巧克力饼干!”

可以很容易想象,妈妈、爸爸或保姆很可能不会积极响应这一突如其来的干扰。他们的反应有可能会变成这样子:“不许发出这种难听的声音。这样你不会得到巧克力饼干的。你得学会有礼貌地说话。你要是停止尖叫,用柔和的嗓音说一声‘请’和‘谢谢你’,才有可能得到饼干。”

遗憾的是,学习语言沟通新规则的这个阶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还有可能包括一些体罚。而孩子得到的新的经验教训是,跟着痛楚感走,不一定能奏效,有时还会适得其反。幼小稚嫩的身心内,生态系统是极为敏感的,在其生命初期所体验到的一切,都是处于生存还是死亡这一层级之上的。为了继续生存下去,机体必须学习,有时还得立即学会调整运用次生性的一系列神经生理的冲动,绕开原生性神经冲动。语言沟通依然是目的,因为语言沟通仍然是求生所必需的手段,但出于直觉,机体知道必须绕开本能所体验到的痛楚感。痛楚感及其原生性神经冲动渠道已经被证明是无效的,甚至是危险的。凭痛楚感来进行语言沟通,你将死路一条。

也许用不了多久,第二天,3 岁小孩同样是玩耍到临近傍晚时分感觉饿了,产生吃巧克力饼干的需求了,会立刻回想起头一天的教训,于是抑制着痛楚,呼吸也游离于痛楚中心部位之外。需求,连同相随而来的呼吸,都找到了新的表述渠道,于是一起远离危险的痛楚中心部位,用肺脏上半部来呼吸,用咽喉上方的肌肉群来发声。露出浅浅的笑容,双唇、舌头和下颌轻松表述出需求,嗓音不再一个劲地为吃喝而大声嚷嚷,因而也就不再获得整个身体的共鸣混响,相反,声音流向脸颊和头部获得一点点共鸣,变得娇柔可爱、温文尔雅起来。孩子小心翼翼地步入厨房,用甜美诱人的高音调轻轻说道:“如果我表现非常非常好,甜蜜蜜地说声‘拜托’,亲爱的妈妈(爸爸或保姆),我就可以吃到巧克力饼干了吧?拜托,求求您了?”于是,妈妈、爸爸或保姆就说:“多乖的孩子。你已经学会了怎样有礼貌地说话了。给你两块巧克力饼干!”

孩子的机体已经在语言沟通中学会了至关重要的第二课:为了继续生存,行为举止得遵循着次生性的神经生理冲动的渠道来调整。这种粗略的概述,几乎以讽喻的方式说明了“人为何不能正常发声”。我们到底是如何学会脱离嗓音正常运作的响亮效果,使嗓音运行机制在次生性神经冲动渠道中很少直接并因此很少进行真诚表达的呢?每个人的情况各异,表现千差万别,但“巧克力饼干故事”的框架,或许能让我们依稀察见大多数想借嗓音改善人际关系的人们,其心理与生理变化的历程。次生性神经冲动的调整训练,会自始至终贯穿一个人的性格形成期,最终形成一种语言沟通的习惯模式,这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来说,似乎也不错。

在“人体是如何发声的”一文所阐述的第一点中,我曾举例说明“沟通需求”,但实际上那种需求不是理所当然的。人到了成年,接受刺激的能力可能会被减弱到某种程度,使相互间的问候成了单方面的事情。无论如何,假定两人之间发生了问候,一个人回答“早上好”时,心态可能都会受到次生性神经冲动的限制,比如说:“为什么他跟我说话?他经常不吱声的。”或者是:“她额头上的古怪疤痕是怎么回事?”或者:“我懂了,你是来找我在文件上签字的。”这样就中断了对呼吸与喉咙肌肉组织发送刺激的原生性电脉冲的运行,而同时又发送出另一种次生性电脉冲来控制呼吸肌肉群,使之绷得紧紧的,于是机体就不会凭本能来做出自然反应了。呼吸肌肉群不能为声带成功输送自然的呼吸燃料,但又需要答话,于是就只好动用锁骨下面的一点点呼吸,刚刚够引发振动,这时,咽喉、下颌、双唇和舌头的肌肉,就得加倍努力运作,去补偿呼吸功率的不足。由此产生的音调是单薄的,所传递的信息是含糊不清的。这是用以避免出现本能反应的上千种微妙方法之一,“人体是如何发声的”一文中所描述的第二、三、四个发声步骤,也将会被这些次生性神经冲动所干扰破坏。

当然也不是说本能的反应就一定对,而深思熟虑后的反应就一定是错的,但本能的东西应该是能做到的,也是难得的。神经和肌肉的防御性行为会养成心理习惯和肌肉习惯,从而切断情绪和呼吸之间的本能联结。如果基本动力不是自由呼吸的话,则嗓音是不能发挥出其真正的潜能的。只要我们的情绪受限制,呼吸就不可能解放。只要呼吸不解放,嗓音就会依赖咽喉肌肉与口腔肌肉的补偿力量。依赖这些肌肉去表达强烈感受时,就有可能产生一系列后果:肌肉会找到一种保守的、乐音般的方法去描述情绪;肌肉会将缺乏整体共鸣的单调的声音推上颅腔;肌肉会使劲地拉紧、收缩、推压、挤卡,致使两片声带闭紧而产生相互摩擦。于是声带开始充血发炎,丧失其弹性,无法产生有规律的振动,最后,当声带在失去呼吸的润滑作用下相互磨损时,就长出了小结节。随后,整个声音听起来就是粗糙、嘶哑的,最终,喉咙失声了。

0
《表演练声课》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