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历程 9.2分
读书笔记 第117页
喵星球小H~

当时有些佛像雕塑更完全是门阀士族贵族的审美理想的体现: 某种病态的瘦削身躯,不可言说的深意微笑,洞悉哲理的智慧神情,摆脱世俗的潇洒风度,都正是魏晋以来这个阶级所追求向往的美的最高标准。如上一章说明,《世说新语》描述了那么多的声音笑貌,传闻逸事,目的都在表彰和树立这种理想的人格: 智慧的内心和脱俗的风度是其中最重要的两点。佛教传播并成为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之后,统治阶级便借雕塑把他们这种理想人格表现出来了。信仰与思辨的结合本是南朝佛教的特征,可思辨的信仰与可信仰的思辨成为南朝门阀贵族士大夫安息心灵,解脱苦恼的最佳选择,给了这批饱学深思的士大夫以精神的满足。这也表现到整个艺术领域和佛像雕塑 (例如禅观决疑的弥勒) 上。被谢赫 《古画品录》列为第一的陆探微,以 “秀骨清相,似觉生动,令人懔懔若对神明”为特征,顾恺之也是 “刻削为容仪”,以描绘清羸示病之容,隐几忘言之状” 出名的。北方的实力和军威虽胜过南朝,却一直认南朝文化为中国正统。从习凿齿 (东晋) 王肃(宋、齐)到王褒、庾信(陈),数百年南士人北,均倍受敬重,记载颇多。北齐高欢便说,江东 “专事衣冠礼乐,中原士大夫望之,以为正朔所在” (《北齐书,杜弼传》),仍是以南朝为文化正统学习榜样。所以,江南的画家与塞北的塑匠,艺术风格和作品面貌,如此吻合,便不奇怪了。今天留下来的佛教艺术尽管都在北方石窟,但他们所代表的,却是当时作为整体中国的一代精神风貌。印度佛教艺术从传入起,便不断被中国化,那种种接吻腰、乳部突出、性的刺激、过大的动作姿态等等,被完全排除。连雕塑、壁画的外形式 (结构、色、线、装饰、图案等) 也都中国化了。其中,雕塑——作为智慧的思辨决疑的构,更是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美的理想的集中表现。

0
《美的历程》的全部笔记 67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