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 7.4分
读书笔记 其三十五
Reader
一剪金刀繡佛前,裹將紅淚灑諸天。三條裁製蓮花服,數畝誅鋤䆉稏田。朝日妝鉛眉正嫵,高樓點粉額猶鮮。橫陳嚼蠟君能曉,已過三冬枯木禪。(牧齋自注:同下二首,為河東君入道而作。)

第四句,嚴先生謂:「下句所以對者出人意表。…牧齋或以『誅鋤』、力耕喻河東君精進修行,修善斷惡、去淨轉禪?」

以文理推之,當指斷髮。第三十六首有句云「乍拋綢髮頂門涼」,猶如「數畝誅鋤䆉稏田」之附注。綢即稠也(《毛詩‧小雅‧都人士》,嚴先生書第366頁引之),正以禾本植物比喻人髮。頭髮與植物(尤其禾本草本)相喻之例甚多,例如窮髮、不毛。清初有薙髮令,薙字本義,正是誅鋤。

第三聯,嚴先生謂「本詩為柳入道而作,牧齋何故作此綺語,勾起情欲之想,墮入情障?」第四聯,嚴先生謂「…牧齋言河東君無欲念…牧齋於第三聯寫夫婦閨房中之恩愛,復於此聯言性欲之有無,渲染烘托,發人遐思,究竟有無必要?…牧齋寫柳如是入道,卻滿載不忍不捨之情,且出以綺詞儷語,肅穆不足,豔麗有餘。此老之心思真難摸透。」又,第八句,嚴先生引《五燈會元》卷六「枯木倚寒巖,三冬無暖氣」事後,謂「於橫陳時,味同嚼蠟、女子抱庵主,庵主只覺枯木倚寒巖,無暖氣,二事同一理趣。」

非同一理趣也。竊謂釋讀此詩有一關鍵,即第八句之「過」字。過者,過禪關也。故第八句實謂:您(河東君)早已勘破「三冬枯木」之禪關,自不同於五燈會元所載之道學庵主,一點人氣也無。質言之,雖則修禪,河東君不廢夫婦之倫,仍有閨房之樂----若非牧齋得意之實況,即此翁殷切之期待也。何以故?蓋錢柳身為情種,情之所鍾,道斯在矣,豈能因晚節向佛 而立地退轉耶。何況《楞嚴經》欲界六天章,早為「諸世間人,不求常住,未能舍諸妻妾恩愛」者,開示六階境界,可為明末情種留一樂地,錢柳二君躬行實踐可也。其中第五階 樂變化天,其境界之一,即第七句之味陳嚼蠟,嚴先生書第363頁引之。故知此詩第七句之重點,不在欲念之有無,而在房中之操舍也。是以末聯蓋謂:參禪婉孌兩不妨礙,此法門您懂得,因為您早已勘破「三冬枯木」之禪關,不會像道學先生,一點人氣也無。至於不忍不舍、有無必要,殆皆今日讀者之操心想像,惟伊二人,恐既無此情,亦非關此理也。不見牧齋筆下,鉛眉正嫵,粉額猶鮮(此詩語),燕語雕梁,柳眠飛絮(次首語),嬿娩之不暇,何不忍不舍之可言。

進一步,於牧齋言,「君」只要不廢房事,其他好說,「說此事或就說我味同嚼蠟,一概無妨。」蓋「七十老翁何所求」,何況八十衰翁?能不是味同嚼蠟?尚有人願嚼之,已謝天謝地!又何暇操心 弱四十歲之河東君(於我)尚有性欲也無?此老心思,即老男人心思也!不難捉摸。味陳嚼蠟者,多半是牧齋自嘲也。

0
《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