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格自传:回忆、梦与思考 8.0分
读书笔记 第九章 一生回顾
咩咩

拥有秘密,即对未知事物的预感,是很重要的。它为生活灌注了非个人的东西,一种怀有敬畏的向往。如果一个人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便等于错过了某种重要的东西。人必须觉察,他所生活的世界,有某些层面是神秘的;发生的一些事情,虽能体验,却无法解释;并非一切都可以预测得到。这个世界上也有着出人意料和难以置信。只有认识到这些,生活才完整了。对我来说,世界从一开始就是无穷的,难以把握。

与我的想法共处,让我吃尽苦头。我身体里有一个邪神,而且最终证明,它的存在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它掌控着我,要是我有时残酷无情,那便是因为我被这个邪神掌控着。我永远不会停留在已得到的东西上。我必须匆忙赶路,追赶我的幻象。可以理解,由于与我同时代的人无法领悟我的幻象,所以他们看见的只是一个匆匆赶路的傻瓜。

我得罪过许多人,因为只要我发现他们并不理解我,于我这方一切就终结了。我要赶路。我对人没有耐心一唯独对我的病人例外。我不得不服从内心的规则,它从天而降,强加于我,我并无选择的余地。当然我也不总是服从于它。生活中哪有不善变的人呢?

有那么一些人,只要他们与我的内心世界契合,我便会与他们频繁相见,关系密切;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我亦可能会与他们分手,因为能够联系起我和他们的东西不复存在了。我只能痛苦地认识到,就算人们不再有话对我讲,他们也依然存在着。很多人让我感受到了鲜活的人性,不过只限于他们出现在我心理焦点之中的时候;过了一会儿,焦点移向了别处,先前的东西就都看不见了。我会对许多人萌生很强烈的兴趣;而一旦我看透了他们,魔力就消失了,这使我树敌不少。一个有创造力的人是无力控制自己的生活的。他不得自由,他被身体里的邪神所俘虏,被驱赶着疲于奔命。

屈辱啊

一股力量强夺了我们的心

天上的神皆要人献祭

然而若是不肯奉上

我们就难得善终

荷尔德林如是说。

缺少自由是我的一大憾事。我总觉得自己如临战场,“我亲爱的战友,你倒下了,我却必须继续向前。”因为“一股力量强夺了我们的心”。我喜欢你,甚至爱你,可我却不能止步不前。这确实令人心碎。而我自己就是献祭;我不能停留。而邪神安排好一切,好使人经历,不一致是受到福佑的,于是与我的“不忠诚”对比鲜明的是,我可在未知之中保持着信仰。

也许我可以这么说:我比他人更加需要与人交往,但同时也比他人更不需要人的陪伴。当邪神掌权时,人总是要走极端的。只有在它沉默的时候,人才能够适中。

创造力之邪神无情地将我摆布。我计划的普通的事业最终坏到无以复加——尽管并非事事如此。作为一种补偿,我觉得自己保守到了骨子里。我从我祖父的烟叶罐里取烟叶填充我的烟斗,保存着他的手杖,这手杖顶端套着羚羊角,是他作为首批客人从新开张的疗养地蓬特雷西纳带回来的。

我对我一生所经历的轨迹感到满意。生活很是充实,让我收获良多。我本不敢期望有这么多收获。然而意料之外的事也接连不断地发生了。不过如果我自己是不同的,很多事情也就不会是这样的。但是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因为我就是我。许多事按计划进展,但最终的结果不一定于我有益。但是几乎一切都自然地发生了,像是命运的安排。我后悔因固执而犯的罪;但若少了这种特质,我便无法达到我的目标。因而我失望,又不失望。我对人们失望,也对自己失望。我从人们那里学到了很棒的事情,取得的成就也超过了自己的期望。我无法作出最终的裁决,生命现象和人的事情太宏大了。年纪越是增长,我对自己的理解、洞察和认识就越少。

面对自己,我感到惊异、失望而又欣愉。我又忧虑,又消沉,却也喜不自禁。我同时集此于一身,但它们又不肯混合。我无力判断终极价值或无价值;我对自己和自己的一生也无从评判。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确定的。我也没有明确不变的观点一对任何事情都没有。我只知道我生到了世上并存在着,而且好像是被裹胁着前进的。我存在于某样未名事物的基础上。在一切不确定之中,我还感受到了万物背后潜藏着一种不变的东西,我存在的方式之中也有着连续性。

我们投生的这个世界野蛮而无情,同时又圣洁而美丽。我们认为何种元素压倒了其他,是有意义的还是无意义的,便决定了我们的气度。如果无意义占据了压倒性优势,生活的意义便随着我们每步的发展而消逝 了。但实际上一在我看来一情形并非如此。或许,就像所有形而上的问题一样,两者都是正确的:生活有着意义,也并无意义。但我却抱有急切的厚望,愿意义占上风,赢得这场战役。

老子云:“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他所表达的正是我在耄耋之年所体会到的。老子是一位有着超凡洞察力的典范,他看到也体验到了价值以及无价值,并在生命行将结束之时,渴望回归本真,复归到那永恒的、不可知的意义中去。这位见多识广的老者,其原型必是永恒的真。在智力的每个水平上,这一种类型的典范都会出现,不论看上去像个老农,或者像老子那样的哲人,特点却总是相同的。这便是年老,也是局限。然而我心里还是充满了各种东西:植物、动物、云朵、白昼与黑夜、人与永恒...…我越是感到摸不准自己,便越是感到与万物关系密切。实际上,在我看来,长久以来将我与世界隔开的异化感,仿佛已经转移进入了我的内心世界,向我揭示出自己竟是如此陌生,令我措手不及。

0
《荣格自传:回忆、梦与思考》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