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8.6分
读书笔记 金锁记
高大华Austin
长安着了急,拦阻了一声,七巧便骂道:‘天生的败家精,拿你娘的钱不当钱。你娘的钱是容易得来的?——将来你出嫁,你看我有什么陪送给你!——给也是白给!’长安不敢做声,却哭了一晚上。她不能在她的同学跟前丢这个脸。对于十四岁的人,那似乎有天大的重要。

其实七巧闹事后并没有要求长安退学,也没有继续谴责长安,而长安却由于自尊心问题自动选择退学,这个选择马上让长安丧失了三样宝贵的东西:学习启蒙的机会——继续受到母亲思想的渲染,与外界接触的机会——继续服从母亲的摆布,以及最重要的自主独立机会——继续依附在母亲下苟且,即便同学来信询问,她就连信也不敢拆开,这是长安第一次丧失了事件的主动权;

世舫不由得变了色。七巧有一个疯子的审慎与机智。她知道,一不留心,人们就会用嘲笑的,不信任的眼光截断了她的话锋,她已经习惯了那种痛苦。她怕话说多了要被人看穿了。

在人际处事上,对比起封闭、自卑且涉世不深的长安,经过各种风浪的母亲明显要高出一大截,即便世舫出现在面前,长安既没有表达自己的想法,更没有为“黑历史”选择辩护(或者确切地说,她甚至都不知道被自己的母亲抹黑),这是长安最后一次丧失了事件的主动权。

然而我们也不要一味指责七巧,不妨重新回过头来换个角度看这两宗事件的七巧看到什么——哎,这个孩子无心向学不求上进,为娘的也就只好继续处处保护她以免她被人家骗走了;这个姓童的背景那么复杂,这三叔一家上下没安什么好心招惹过来的,还是打发走算了!

0
《倾城之恋》的全部笔记 77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