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8.6分
读书笔记 译者序 变与不变-第二序改变的知识起点
苏菲马文
生命故事的转化
逻辑类型与系统层次的概念,对人生课题有着重要的贡献:个人生命因承受社会压制而被迫往内压扭或往外爆裂的表现状态,是否有机会(不论他意识与否)将不同体制层次的对待印记,还原安置于不同逻辑层次的位置是一个发展的起点!

从小到大,我读过的文章和书的主题几乎都是励志的、关乎逆袭的,以至于让我认为,人必须通过不断超越资源、阶层来实现自己。越是逆境、越是劣势,越需要逆袭。但是这种把一个人面临的所有问题都打包归结到他够不够努力,其实是混淆了不同层次的作用。

就好比,有些人学历低,一直以打工为生,生活没有保障。有人认为应当让所有人接受高中教育、提高文化水平和工作适应能力,而有人认为这些没有稳定工作的人是缺乏干劲、懒惰,所以自食其果。“真正勤奋工作的人不会受到学历、家庭的限制,一定能通过努力出人头地”,这种观点所适用的人,内心强大到完全不为外物所动。而现实中大多数人相比起来,更容易受到外界影响。当人受到外界的影响(贫富差距、他人眼光等),应当意识到,不同层面的东西在自己身上留下了印记,而不是全部压抑进心里,不断逼迫自己去克服一切、摆平一切。

“再框定”的转化是一种不可逆的新旧元素松动替换与相互交替的运作过程,个人在其中搏斗时,情感与认识的变化是一体两面的。

回顾自己与他人的困境、僵局,用新的思路去审视,眼光不再局限于自己的经验和情绪上,体察每一个人的遭遇、所在的位置、所承担的压力,才有和解,才能协作前进。

我经常感觉到怒气与攻击,可是不明白所谓何来,处理小朋友的怒气我可以有点距离,我经常努力控制,让自己理性地处理学生与我或他们之间的冲突事件,可是我不明白我的愤怒,我经常以为那是失控的疯狂,掩藏的小心翼翼,知道它攻击了谁。
可是我不知道这个阶层(指小学教师工作生活的阶层)的空气会让我周期性地活得像个死人,交替着感觉疯狂!向这个阶层证明自己的欲望,我现在知道可以回溯到父亲也试图在他工作的阶层(松山机场劳动社群)证明自己,只是他证明的方式和我不一样,男性位置让他不止要证明自己,还要证明一家人;从小到大的阶层和疯狂的被压迫经验早已体内成型,于是阶层常常混同了正常。只是这种向人证明的行动,恰恰限制了自己的生存联想。
在我的国中毕业纪念旅行册下面有一本黑胶皮日志,封面的1985的金漆掉了色,里面有些地籍誊本,翻着内页到有字迹那一页,上面记录着各种资产、负债与结余,我认出那是爸爸的字迹,这是他的日记!1985年我10岁,就是他痛打我的哪一年,那个我不敢穿短裤去上学的夏天。
我本以为那小心掩藏的怒气,是来自父亲的、母亲的,或者我们之间的。因为家庭内外结构被压迫经验而来的内化的怒气,被误以为是疯狂或者在母女关系里与人胡乱相认。

在我有限的记忆里,父母几乎没有吵过架,几十年如一日彼此扶持。小时候父亲连续五年的工资被克扣,家里多年不沾荤腥,母亲也没有责备过父亲,最后父亲不得不放弃了所有的工资,换了老板,家里人也一致支持。没有苛责过为什么不早点退出止损,为什么没有手段把工资要回来。在这件事上,家里所有人一起面对来自外界的阶层压迫,坦然度过逆境。怒气对外,不对家人。

这几年新媒体上的文章多有情绪宣泄,而这宣泄不是对着外界压迫,而是对着自己,对着自己亲近的人。文章中常见的是,母女与子女之间的对抗,男女朋友之间的对抗,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与老家的亲戚之间的对抗。和传统的“互相体谅”模式相反,现在的人际关系里常见的是“互相指责”模式。

现在每当我和家人陷入这种互相对抗的模式,我都会觉得自己好傻,回过头来会认真和家人交流,我最近遇到什么问题、有什么压力,为什么会失去交流的耐心、不能符合家人的期待,说到底,一家人的目标是一致向前的,消除隔阂,才能抵御外界压力,不至于内化为家庭内部冲突。

0
《改变》的全部笔记 5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