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8.8分
读书笔记 第100页
danielfield

这一段最清楚概括了加缪的道德观。

是的,如果说人们总要为自己树立他们称之为英雄的榜样的楷模加以效法,如果说这个故事必须有这么一位楷模,笔者树立的正是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居下无双的英雄,他没有别的,只有一颗比较善良的心和一个看似滑稽的理想。这一点将使真理回归原有的位置,使二加二只等于四,使英雄主义恢复它应有的次要地位,从不超越追求幸福的正当要求而只能在此要求之后。这一点还将使这本编年史具有自己的特色,那特色就是用恰当的感情进行叙述,这种感情既非公然的恶意,也非演戏般的令人恶心的慷慨激昂。

我称之为“反英雄主义的英雄”,拒绝做刽子手也拒绝做受害者,拒绝夸张的、在抽象理念和激情驱策下的义愤和激烈行为,一种近乎洁癖的道德主义、义务至上论的准则。从这个基础出发,政治的狂热激情,哪怕是出于最堂皇的正义要求,也应当被悬置。一个人应当毫不犹豫地同罪恶斗争,例如,同鼠疫所隐喻的法西斯作斗争。但这斗争绝不可出于认定自己处在某种关乎至善的伟大洪流中的那种狂妄,而应当仅仅出于最简单的理由——这是罪恶,它伤害了我和他人的福祉。但凡超出这一层面的英雄,亦即未能将英雄主义摆在次要位置的英雄,必轻易从屠龙者变成恶龙;而坚持在这一层面的英雄会不懈地不加区别地反对恶,无论恶是出于敌人还是同伴甚或自己(而左翼革命者最常用善的目标把恶的手段正当化)。诚如批评所言,这意味着加缪式的英雄,当然也包括加缪本人在内,将不得不被历史抛弃,他们将不会是历史的创造者,因为他们坚持这样的信条:无人有权杀人(判死刑),一个人不仅应当不杀人而且要尽一切努力避免同谋、默许等间接导致杀人的行为,同一切谋杀斗争,把自己逼到一个极其困难的立足点上,甚至可能立足点都找不到。但这就是他在二十世纪的人类疯狂中,在贫穷、流放、母亲、海水、阳光、抗争的生活中,在“南方思想”的滋养中孕育出的关于我们所需要之道德基点的思考。

【页码标注可能不确】

0
《鼠疫》的全部笔记 2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