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梦 8.5分
读书笔记 第357页
NADPH

但是,我为狩猎担忧,还有另一个原因——我希望,雅各代表的农牧文明和他的兄弟以扫代表的原始狩猎文明必须永远和解。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已和解并成了朋友,他为恩奇都的死亡感到极度痛苦。我们不知道究竟如何才能弥合文明人和狩猎社会之间的鸿沟。卡拉哈里沙漠的狩猎部族是我们的偏见的典型受害者,荷裔南非作家劳伦斯·凡·德·波斯特对此非常熟悉,他把我们与狩猎文明之间的鸿沟称作我们所创造的“欺骗和谋杀的深渊”。这种社会的存在是我们的警世钟。在某种程度上,狩猎文明是我们书写自己的历史时遇到的棘手问题。为了彰显我们优于周围的其他民族,我们调整自己的历史。我们剪断了自己同猎祖先的关系,因为他们让我们感到不自在。他们看起来与粗野、狂暴的食肉动物太接近。狩猎文化对我们来说太野蛮了。在谴责他们时,我们将其生活方式的衰落看作是不可避免的。

0
《北极梦》的全部笔记 2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