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 7.5分
读书笔记 其三十七
Reader
夜靜鐘殘換夕灰,冬缸秋帳替君哀。漢宮玉釜香猶在,吳殿金釵葬幾回?舊曲風淒邀笛步,新愁月冷拂雲堆。夢魂約略歸巫峽,不奈琵琶馬上催。(牧齋自注:和老杜「生長明妃」一首)

嚴先生頗疑 此詩用事與昭君非但無涉,甚至「比擬不倫」,而謂「此牧齋『廋辭讔語』之例乎?」實則,此詩與第三十一首相近,不拘牽於杜詩原旨,但取部分句義為題,敘寫時事而已,實非「和詩」。

第四句,嚴先生謂「以原典及牧齋之詩性表達(poetic representation)言,牧齋此句辭意尚可解,蓋春秋戰國時之西施固久葬,而唐時王炎又有夢葬西施事及詩,此不亦『葬幾回』乎?」

惟釋讀此詩,有一關鍵問題,即其敘事人稱為第二身:「君」也 (第三十五首為河東君入道而作,亦同,可併留意),亦即此詩有所致之對象。再參諸詩中他處,可知此人為近人,且為牧齋故友。既如此,釋讀此詩,便須考量牧齋與其人之關係,與夫社會人情。唐突之解釋,關聯弱之解釋,難謂達詁。嚴先生引王炎事釋之,於文義層次,或非不可。惟考驗於人情事理,便見唐突。蓋其說如謂:您已逝世下葬多年,惟近日似又有人夢見您下葬,因此世人也可說您下葬不只一回吧。此等語,詠古人或可,移致故人,便可怪而難通矣。縱順康間確有人夢見此「君」下葬、遷葬,牧齋宣諸詩中,又何取義。於是可知,「葬幾回」當有其他解釋。用王炎事,徒障眼法耳。

其他可能之解釋實亦不多,若用福爾摩斯之排除法,剔削無關、扞格、失禮者,所餘者,不得不是「前葬為假」之說。若再以同法求此「君」之身份,自牧齋熟識之秦淮故人一一剔除之,所餘不過一二人耳,而董小宛不得不是最可能之人選。此非「穿鑿附會、強作解人」(嚴先生書第372頁),而是邏輯推理。

0
《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