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 8.5分
读书笔记 1
L

我喜欢历史上暴君的故事。我若是格结巴暴君,家臣就会看着我的脸色行事,成天哆哆嗦嗦过日子。我没有必要通过明确流畅的语言证明我的暴虐是正当的,我只用沉默使一切暴虐变得正当起来。我一方面幻想着讲素日藐视我的老师,同学统统处死,一方面又陶醉于作为内心世界的主宰,充满沉静谛观的大艺术家的梦想之中。我虽然外形上窘困,可是内心世界比谁都富有。一个抱有挥之不去的自卑感的少年,认为自己是被悄悄挑选出来的,这种想法不是很自然吗?我感到,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似乎有一个连我自己也弄不清楚的命运在等待我。

嘲笑这玩意儿,是那么光辉耀眼,同年级少年们青春期特有的残酷的调笑,犹如散光的丛林一样灿烂夺目。

自豪应该是更轻松的,明朗的,历历可见的,璀璨夺目的。我喜欢眼睛看得见的,不论谁都看得见。这才是我所需要的自豪的资本。例如,吊在他腰上的那柄短剑,正是属于这一类的东西。

我唯一的自豪,就是不被人理解,所以未曾有过一次让人理解我的冲动的表现。我认为,自己命中注定不为他人所注意。孤独越来越肥硕,简直就像是一头猪。

0
《金阁寺》的全部笔记 14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