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主义咖啡馆 8.7分
读书笔记 第十一章 像这样交叉
海畔居士

这个时期的萨特,因为担心创作量低,经常被逼到精神发狂。“没有时间了!”他会这么大喊。他一个接一个地放弃了他最大的乐趣:电影院、剧院、小说。他想做的只有写、写、写。正是在这一时期,他说服自己相信了文学上的质量控制是资产阶级的自我放纵;只有投身的事业才最重要,修改甚至重读都是一种罪恶。他在一页又一页的纸上疯狂地写,而费尽心思修订自己稿件的波伏娃,则只能在一旁紧张地注视着。萨特炮制出了大量的文章、谈话、哲学著作——偶尔有考的帮助,但大多数都是独自完成。他的书目编辑者米歇尔·龚达和米歇尔·雷巴卡(Michel Rybalka)算了一下,他在一生中平均每天要写二十页,而且这还只包括成稿,没算草稿。(不过到这一阶段,其实已经不存在草稿了。)……不过,他在那段时期的过度写作,很少是出于写作者的虚荣或是缺钱——为了支付账单而接受弗洛伊德剧本的工作,是个例外——主要还是因为他对献身的热爱,以及他想帮助朋友们,为他们的写作或者社会运动做宣传。对于萨特,我们很容易忘记他身上这种目的的慷慨性。他期望自己每时每刻都在做一些事情:要积极介入、主动参与到事物中,就算没时间去仔细思考它们也没关系。性格更谨慎些的人会停下来思考,但萨特认为,那也是资产阶级的奢侈品。

0
《存在主义咖啡馆》的全部笔记 34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