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的浪漫派 9.0分
读书笔记 第10000页
宁静的童年

【施米特《政治的浪漫派》】

读这本书的过程,我就像书签上的小人,被施米特巨大的战舰追逐着跑~ 悬置因果,据斥规范,机缘巧合,审美扩张、体验泛滥、行动贬值、自欺欺人~ 在施米特看来,凡是不能带来能动性与决断的,都是浪漫派——“浪漫派是主体化的机缘论。” 《文学批评史》里谈读诗与读散文的区别,提到诗不需要中心、结构、主题,读一首诗,你可以直接进入它的细节。在浪漫派,世界的一切都像诗中的细节,一切都可以成为其审美的素材,一切都是机缘而已,都可以是其想象力与感情依附的对象,被理解、被赞美。 牟宗三《才性与玄理》区分“境界之体用”与“存在之体用”,一为水平的,一为垂直的,可与施米特论浪漫派互参。施米特屡言浪漫派不断逃向另一“更高的”第三种因素(如上帝、人民、历史、民族国家等,不过是其载体与借口,而排除了能动性与实在性)。这就是一种境界的体用观,一种水平线型认知。牟书言“境界之体用是儒释道之所同,存在之体用是儒家之所独。……大抵境界的体用以‘寂照’为主,属于认识的,为水平线型,无论老庄的应迹,或佛教的权假,皆归此类。存在的体用则以‘实现’为主,为垂直线型。” 浪漫派是无根的,没有坚定的理念、缺乏内在的抵抗力,“结果是永无休止的新关系、新依赖、新来源和新的混乱”,一切都是机缘的、体验的、审美的、抒情的、创造性的。 “它永远是一个只有机缘的世界,一个没有实质和功能性约束、没有固定方向、没有持续性和规定性、没有决断、没有终审法庭的世界,它不停地遁入无限,只受机遇这只魔手摆布。……万物皆是一部无结局的小说的起点。” “无产阶级这个拣选的种族把一种神秘的种族浪漫精神用作自己要求世界支配权的工具。” “一切说出口的话都成了谎言,一切定义都是无生命的机械的东西,一切基础都是靠不住的。” “他不创造新的实在,而是用一种实在来戏弄另一种实在,以便对实际存在的有限实在加以麻痹。” “一切都是一个无穷序列中的第一环,是一部无结局的小说的起点。” “浪漫派并不想真正改造世界,而是认为只要它没有干扰自己沉溺于幻想,便是美好的。” “浪漫派除了体验以及用感人的方式阐释自己的体验外,不想做任何事情。” “一切浪漫现象都是受非浪漫力量的控制。昂首超然于各种限制与决断之上的人,变成了异己势力和异己决断的臣仆。”

0
《政治的浪漫派》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