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回忆录(全2册) 9.2分
读书笔记 希腊罗马神话(二)
Tatsu
瓦莱里作《水仙辞》,第一句美极了,传颂一时:
你终于闪耀着了么?我旅途的终点。

纪德解释那耳喀索斯,解释得好。大意是,那耳喀索斯是人的自我,在时间的泉水里发现了映影,这映影,便是艺术,是超自我的自我。艺术不能完成真实,不能实际占有,只可保持距离,两相观照;你要沾惹它,它便消失了,你静着不动,它又显现。

我觉得艺术、哲学、宗教,都是人类的自恋,都在适当保持距离时,才有美的可能、真的可能、善的可能。
0
《文学回忆录(全2册)》的全部笔记 498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