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夺取 6.7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海盐巧克力

P76.

他又看到了那张脆弱的长脸,它变得赤红,好像被一团火焰灼掉了皮肤,眼睛似乎也在燃烧。他感觉它们都不大像人眼了。它们充满忏悔,尊严荡然无存。

半夜里雷伯开门看到塔沃特的脸——苍白、因为某种深不可测的饥饿和骄傲而扭曲——他一时呆住,仿佛噩梦中看到面前竖起一面镜子。面前这张脸是他自己的,可那眼睛不是。它们属于当年那个学生,烧灼着负罪之情。

P84.

这脏兮兮的房子简直就像一头他刚刚掀翻在地的野兽的尸骸。

他把孤独当披风使,用它裹着自个儿,好像披了件标志着被上帝选中的衣袍。

P86~87.

和他一起生活时,大多数时候雷伯可以不再痛苦地意识到他的存在,不过偶尔,难免地,受到自个儿某个不可理喻的部分驱使,他会对这小孩感觉到一种毫不节制的爱,接下来许多天他都会为自己的理智而震惊、沮丧、颤抖不已。那无非是潜伏在他血液里的诅咒在小试身手罢了。

他通常把毕晓普理解为一个标记,它指向的是命运的普遍性丑陋。如果说人是按照上帝样貌造出来的,他觉得自个儿肯定不是,不过毕晓普一定是的。这小孩属于一个简单的等式,没有进一步解题的必要,除了一些偶尔的时刻。那些时候,几乎突如其来地,或者措手不及地,他会感觉到那可怕的爱劈头袭来。他盯着任何东西看得太久都可能引发这种爱。都不需要毕晓普真的在场。要是不假思索地放任自己沉陷进去,他会突然惊恐地感觉到一种病态的爱喷涌而出——如此强烈,让他不由得要扑倒在地,发出愚蠢的赞颂。

压倒他的这种爱完全属于另一种体系。它不是可以给娃娃或者他本人带来什么改善的爱。它是不合道理的爱,对某种毫无未来的东西的爱 ,一种仅仅只是爱的爱,说一不二、所求无度,一瞬间就让他变得像个傻瓜一样。而它只是因为毕晓普才出现了。它因为毕晓普出现,尔后像雪崩一样铺天盖地,把他的理性所憎恶的一切统统吸纳。随着它的涌现,他总会有一股冲动,想要让老头的眼睛——疯癫、银鱼色,因着对一个变形世界的无稽幻念而狂乱着——能再那么看着他。这渴望像他血液底层的逆流,把他朝回拽,拽向他明知是疯狂的存在。

他行走在介于疯狂和空虚之间的钢丝绳上,哪天该他跌下,他也要朝空虚一头使劲,往那里跌过去。他意识到自己默默地过着一种悲壮的生活。

0
《暴力夺取》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