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与席勒 8.7分
读书笔记 十
尼不可
在创作完成市民史诗《赫尔曼与窦绿苔》之后,歌德计划写一部英雄史诗,即《阿喀琉斯》。他的抱负是在此填补在《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之间的空白。然而他又心生疑虑。这个素材,阿喀琉斯之死,是否更适合于戏剧形式呢?这种疑虑也是他要探讨文学种类的原因之一。歌德把他与席勒交谈的结果写成了一篇文章,题为《谈史诗与戏剧文学》,后来(1826年)这篇文章以他与席勒两人的名义发表,他认为文章中的观点是他们俩一起反复讨论获得的共识。一般情况是这样,歌德首先讲他观察到的一些情况,然后席勒加以分析。歌德提供具体经验,席勒则系统梳理得出的观点。席勒致力区别与分解;歌德指出一致和关联。最后他们一致认为,史诗与戏剧之间的根本区别在于,史诗作家的讲述是把所讲的完全作为过去的事情,而戏剧作家则将其完全作为正在发生的事情来表现。史诗作家与其所讲述的保持距离,也允许读者(听者)与其保持距离。史诗作家从容不迫地讲述可以离题别论,可以联想与思考,在叙述时间上可以超前和滞后。受众与其说是为其着迷不如说受到启迪。戏剧的情形就不一样了:这里的情节和冲突是要抓住观众,直到他们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史诗作者让受众有自由,而戏剧家则剥夺了观众的自由。史诗作者要求受众(听者和读者)有想象力,希望看到他们的主动和自觉参与。但戏剧只要搬上舞台,情形就完全与此相反。它要把观众仅仅地吸引过来,以至于他们几乎不能思考,他们的幻想力完全被窒息了。

布莱希特的episches Theater直译应为史诗剧,之前一直不太明白,而今茅塞顿开。

0
《歌德与席勒》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