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集释(全三册) 9.4分
读书笔记 齐物论第二
李乐

一.天籁

1.

(注)自是而非彼,美己而恶人,物莫不皆然。然,故是非虽异而彼我均也。

郭象对于“齐物论”的解释是齐“物论”。“物论”不齐的原因是“自是而非彼,美己而恶人,物莫不皆然”。 也就是说,人以自我的观念为中心,排斥他人的观念,造成了种种观念纷争。齐物论主张,破除这照片那个自我为中心,观念虽然不同,但是以平等的态度来关照。

2. 南郭子綦隐机而坐,仰天而嘘,荅焉似丧其耦。
◎慶藩案慧琳一切經音義八十八終南山龍田寺釋法琳本傳卷四引司馬云:荅焉,云失其所,故有似喪耦也。……司馬云:耦,身也,身與神為耦。◎俞樾曰:喪其耦,即下文所謂吾喪我也。郭注曰若失其配匹,未合喪我之義。司馬云耦身也,此說得之。然云身與神為耦則非也。耦當讀為寓。寓,寄也,神寄於身,故謂身為寓。

俞樾读破字,“耦”为“寓”,"荅焉似丧其耦"即为“荅焉似丧其寓”,意为“丧失其躯体”,南郭子綦的精神灵魂超出了躯体的局限,一任灵魂精神的流行。下文“吾丧我”中的“我”,也是指受躯体局限的“我”。

3. 顏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
死灰槁木,取其寂寞無情耳。夫任自然而忘是非者,其體中獨任天真而已,又何所有哉!故止若立枯木,動若運槁枝,坐若死灰,行若遊塵。動止之容,吾所不能一也;其於無心而自得,吾所不能二也。

弟子颜成子游请教“如何安处(以达到这样的呢)?”身体内心可以像槁木死灰一样(寂寞无情)?南郭子綦处于“任自然而忘是非”的状态,他心中是事物自然的样子,所以是寂寞无情的。“无心而自得”,对宇宙万物是无心的(任其自然),然而精神上却“自得”的。

4. 今之隱机者,非昔之隱机者也。
【疏】子游昔見坐忘,未盡玄妙;今逢隱机,實異曩時。怪其寂泊無情,故發驚疑之旨。

为什么您的“隐机”(坐忘)如此寂泊無情?道尽玄妙呢?

坐忘“ “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智,同于大通,此谓坐忘。”(《庄子?大宗师》) ”不执著于身体,也即后来魏晋玄学家的“放浪形骸”之意。“黜聪明”,就是摒弃文明性的美丑的价值判断,忘记自己身体的独立性与社会的价值规定,与大道周流不已的通达状态合一,这样的精神境界就叫“坐忘”。——吴根友老师的《坐忘》文章

小结:

南郭子綦隱机而坐,仰天而噓,荅焉似喪其耦。顏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隱机者,非昔之隱机者也。

首句描写了南郭子綦寂寞无情、精神自得的情态,这脱离肉身躯体的束缚。南郭子綦的这种生命状态正是“隐机”(“坐忘”)的状态。

因此,可以推断,开示人达到这种生命状态是庄子《齐物论》写作目的。

0
《庄子集释(全三册)》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