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全二卷) 8.9分
读书笔记 上篇
上帝的鱼

——“结论是:神秘的或部落的或集体主义的社会也可以称为封闭社会,而每个人都面临个人决定的社会则称为开放社会”

这本书让我想到,一本书貌似读懂了是远远不够的,这无法实现知识的生根和自洽——精准的、清晰的知识从此生长在自己的知识结构中,这应该成为读书人的追求。我过去的经验是在泛读的情况下对知识的一种近乎直觉性的把握,尤其经不起逼问和时间的考验。当然,也留下了一些印象,犹如食物带来的气味,不能说没有,但慢慢就消失了。

应该追求“食物”带来的营养。这就需要精读,明白作者提出的基本概念,篇章中的例证及其相关细节,我的疑问和思考,以及这些知识和我的关系。

波普尔的这本名著,我读完了第一部分,即:起源和命运的神话。该部分总共分为三章,历史主义和命运的神话;赫拉克利特;柏拉图的形式论和理念论

掩卷回忆一下——

基本概念:

关于“历史主义”我能想起什么呢?首先,历史主义和本质主义、极权主义等概念是一个范畴的。历史主义相信,历史的运行和物质世界一样是有规律的,是能够追溯其本质的,从而是可以预测的——这当然为一些伟大的主张和预测提供了依据,例如选民说、马克思主义、纳粹思想等等……波普尔是坚决反对历史主义的。

够了!我想写到这里,我的读书老毛病显露无疑——不精准、不清晰!还是复习一下原著吧!

波普尔关于“历史主义”的简要描述:……在他们看来,个体的人是一个工具……历史舞台上真正重要的演员要么是伟大的国家或伟大的领袖,要么是伟大的阶级或伟大的观念……他们试图理解历史发展的法则……能预测未来,并给政治学提供一个坚实的基础,告诉我们,哪些政治活动可以成功,哪些政治活动可能失败!

看来,我还是基本把握住了这个概念,只是漏掉了历史主义者将个人当成“人类总体发展过程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工具”这个重要的观念特征!

篇章中的例证及其相关细节

选民说——上帝是人类历史的总导演,祂挑选一个民族作为意志的工具,这个民族将获得尘世。这是典型的有神论历史主义(区别于自然主义历史主义,经济历史主义、唯灵论历史主义等等),所有的历史主义都相信他们能够预测人类的未来。非常有趣的是,有神论历史主义与法西斯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哲学一脉相承——被选中的种族、被选中的阶级(在导言中作者还论及,选民在历史上的真实情况,实际上是来源于压迫——被选是被压迫后的一种补偿式的神话)

因为法西斯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源头都可在黑格尔那里找到,因此,作者回溯到更远,及黑格尔的思想源头:赫拉克利特——这就到了第二章——

注:《大英百科全书》对法西斯主义的定义:“个人的地位被压制于集体—例如某个国家、民族、种族、或社会阶级之下的社会组织。”一一應該加上"觀念",否則是一個病句!

该章掩卷后我能回忆的最重要的关键词是赫氏关于”流变“的观念——“人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

除此还有哪些重点呢?和第一部分“起源和命运的神话”以及“历史主义”的关联在哪里呢?

历史主义和赫拉克利特一样,对变化的过分强调,导致对永远不变的命运法则(绝对原则)的信仰,以减缓自己对稳定世界不复存在(流变)所产生的失落感!赫拉克利特作为一个典型的历史主义者,其思想观念和现代的反民主主义者及历史主义者,遥相呼应。

(这让我产生一个有趣的联想:佛陀的观念是不是也是历史主义的呢?但波普尔对历史主义的这种批判,在该章中没有更进一步的论证,因此尚不能在我脑子里留下令人信服的结论)。

读完第一章的体会是:如果不进行重读和精读,事实上你什么也抓不住——通过重读,我勉强算是掌握了波普尔所谓的历史主义以及在赫拉克利特这些先哲中的观念源头。而後的柏拉图和赫拉克利特一样,都是王族出身,都悟到了现象世界流变的特质——万物变迁,因此衰败是重要特征!但柏拉图相信,人可以通过道德意志抑制衰败——“柏拉图哲学的主要目的可以被看作是为了保住一种似乎已濒临灭绝的文明而重建思想和行为的准则”,他实现这个目标的方式,是建立一个没有邪恶、没有变化、衰败收到抑制的“理想国”——如果用毛泽东思想来分析,柏拉图就是典型的反动派了!

这种观念最终扩展至宇宙万物,其结果就是“形式论”“理念论”,亦即柏拉图哲学的核心。(如果比較龍樹的"萬物根本空"的中觀思想,則柏拉圖的"理想國"立刻就會破產!)

有趣的是,波普尔分析柏拉图虽然是历史主义的鼻祖,但身上又兼具“社会工程”的态度!

什么是“社会工程”的态度呢?简言之,它是与历史主义完全相反的一种哲学,相对于历史主义的宿命判断,“社会工程”更注重应对单个的具体的事实(而不是所谓历史趋势),正如我们并不怎么管地球的趋势,而在地表已经进行了几千年的伟大创造一样。

但“社会工程”本身又有重大分别,分为”零星社会工程“和”乌托邦社会工程“(这正是本书的重点)

但在进入这个正题之前,波普尔对柏拉图的描述社会学(用唯心主义的方法分析人类的社会生活)的思想基础进行了一个介绍(形式论、理念论、流变、静止和衰败)。

柏拉图认为现象世界只是形式和理念的摹本,前者离后者越远就衰败得越厉害——但正如我长期对“既然人人本然是佛,又如何堕入轮回”?亦即第一次从静止(涅槃)堕入变化中是如何发生的困擾一樣,贵为柏拉图也有困惑!

变化与衰败的起始问题是柏拉图历史主义的社会理论最主要的难题之一!他是怎么解决这个难题的呢?

“柏拉图的描述社会学”这一个部分共分为“变化与静止”及“自然与约定”这两章,前者好理解,后者稍微费解一些——自然法则在我过去的观念中是包括道德律令的,而不仅仅是自然规律,但波普尔驳斥了(或者说企图厘清)这种观念!更费解的是,我尚不知道柏拉图的描述社会学和前后部分(即“历史的起源和命运的神话”及“柏拉图的政治纲领”)的逻辑关联。而且,上一段我提到的柏拉图关于“形式和理念”如何由完美开始堕落为无常的现象……这个困惑,我还没看到答案!

柏拉图将衰败的原因竟然归结为生物学意义上的种族繁殖错误!这太扯了……

波普尔认为:柏拉图的困难导致神秘主义和迷信,最后以一种关于生育的为理性的数学理论而告终——“它们甚至危及了他的理论大厦的令人钦佩的统一性”!波普尔总结说。

(摹本或者现象世界如何由完美的形而上世界中堕落而成,可能龙树较柏拉图更有深刻明晰的分析,龙树的中论否定一切现象世界的真实性,也就是在一个封闭的解释原则下将逻辑分析的预设前提给枪毙了,在这种情况下,诞生了圣谛和俗谛的观念,即一切概念所指皆为俗谛,而圣谛(类似柏拉图的形式论和理念论)则不是器世间的人类生物所能知晓的——因此,可能无常的世界和永恒的世界只能解释为一体两面才能说得通,无常的世界正如永恒的世界一直都在哪里,本质上无生无灭,对于人来说,我们在生灭中轮回,一旦觉悟为佛菩萨,即进入永恒)

柏拉图的“理想国”事实上为后来的西方引入了一种生物学的国家理念——柏拉图认为法律和秩序也是自然存在,因为它是从灵魂中生发出来的,而灵魂是先于肉体的。这是典型的精神自然主义(这种理论过于含糊,而波普尔在驳斥的同时,也没有清楚的建构,因此还是一笔糊涂账!)

总之,柏拉图的社会描述学是建立在唯心主义基础上的形而上学二元论,除了本体论、认识论乃至宇宙论,仅就其在伦理学和政治学上体现的二元论观念,对后世的影响十分重大(包括灾难性的影响也许至今都在延续)——集体主义的国家和数目巨大的人民两者之间的对立,柏拉图的理论认为前者可以达到至善,而后者作为摹本其特殊性理应受到压制!

如此就到了下一章:《柏拉图的政治纲领》

柏拉图作为“极权主义”的祖师爷或者说是始作俑者,其政治纲领乃是以国家利益为最高的善和原则的,甚至关于正义也是以此为标准来界定的——一切有利于国家的就是正义的,反之亦然。

那么,国家的本质是什么呢?这就引出了个人主义、集体主义、保护主义等等概念。波普尔认为个人主义不等于自私,集体主义(利他主义)也不等于无私,国家的意义在保护主义看来是保护公民不受侵害,因此个人应该让渡一些权力,比如攻击的权力等,以此来保护公民实现自由,但是,国家的权力边界在哪里呢?以国家的名义会不会侵蚀掉个人的自由呢?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重要的问题!波普尔认为,自由要得到确保,恰恰组成国家和政权的基础是自由主义和充分自由的人,以此为基础,国家和政府的权力才可能受到限制!而且,国家的领袖和统治集团的人,并不一定是由优秀分子构成的,波普尔甚至下结论说:无论道德还是智慧,我倾向于认为统治者很少在中等人之上,甚至常常在中等人之下……我们要尽可能的为出现最差的统治者做好准备!

但是,这马上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即著名的“自由的悖论”——柏拉图提问:假如人民的意愿是人民不应当统治,而应当由专制君主来统治,将会怎样?

还有一个悖论:最聪明的人,最好的人来统治,本身就会带来一个严重的矛盾,因为最聪明的人会让位于最好的人,而最好的人会让位于“多数人”,而多数人的暴政在历史上并不鲜见!另外一个为了解决矛盾的观念更可怕——只有政治家决心不放弃他的权力,他才是聪明和善的!换句话说,如果想统治权理论不是悖论,那就意味着强人统治,而不是最优秀和最智慧的人来统治。

上述简述是我在数天来断断续续看完“极权主义的正义”这一节后的一个总体印象,带着这个认知逻辑,跟随作者迎来下一节,即“领导的原则”,真是环环相扣,自由的悖论?非常有趣!

“领导的原则”这一章节我搁置了差不多一周,刚才读完才知道,实际上,柏拉图是有政治抱负和野心的,他所谓的哲学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他给最高统治者的画像无疑是一幅自画像:他既是神圣第形式和理念世界的热爱者和见证者,也是城邦的建立者,他是制度和城邦的平面设计师,但他们没有时间俯察人类的事务,他们目不转睛的仰视那个有序的、亘古永存、不受生育与退化困扰的真实世界“。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借苏格拉底的口,道出了哲学王的本质:除非权力和哲学合二为一,否则,邪恶将继续蔓延于城邦,以及,全人类!

下面来到第九章:唯美主义、完善主义、乌托邦主义——我们能预测日食、月食,我们为什么不能预测革命呢?

实际上,上面的命题是一个唯科学主义(包括社会科学)的伪命题,因为这种观念所导致的乌托邦社会工程的观念,从根本上违反了科学的基本特征和气质,即:科学方法的全部奥秘是愿意在错误中学习的态度!乌托邦导致的教条主义是要一直为了某种不切实际的理念固执的绷下去的!(会不会我们在现实中只是看到了表面现象呢?也许他们只是拿乌托邦来哄我们,实际上早就采纳了社会零星工程的理念呢?特区、自贸区等经济制度的设立和试验,仿佛是这样的)

渴求灵魂和社会都和谐统一的柏拉图,最终在本质上背叛了以理性和真理为旨趣的苏格拉底!

0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全二卷)》的全部笔记 18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