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左传(全二册)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庄公二十二年等。可见在复杂的叙事条件下,短句和字眼里的骨力左丘明还是保持得相当之好。
nolix

二十二年春,王正月,肆大()。癸丑,葬我小君文姜。陈人杀其公子御寇。夏,五月。秋,七月丙申,及齐高侯盟于防。冬,公如齐纳币。

齐侯使敬仲为卿。

辞曰:“羁旅之臣,幸若获宥,及于宽政,赦其不闲于教训,而免于罪戾,弛于负担,君之惠也,所获多矣,敢辱高位以速官谤?请以死告。

《诗》云:"翘翘车乘,招我以弓。岂不欲往?畏我友朋。”

使为工正。饮桓公酒,乐。公曰:“以火继之。”

辞曰:“臣卜其昼。未卜其夜,不敢。”君子曰:“酒以成礼,不继以淫,义也。以君成礼,弗纳于淫,仁也。"

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曰:“吉。是谓‘’凤皇于飞,和鸣锵锵,有妫之后,将育于姜。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于京。"

--

六月壬申,师至于靡笄之下。齐侯使请战,曰:“子以君师,辱于敝邑,不腆敝赋,诘朝请见。”对曰:“晋与鲁、卫,兄弟也。“

来告曰:"大国朝夕释憾于敝邑之地。”

寡君不忍,使群臣请于大国,无令舆师淹于君地。能进不能退,君无所辱命。

齐侯曰:“大夫之许,寡人之愿也;若其不许,亦将见也。” 齐高固入晋师,桀石以投入,禽之而乘其车,系桑本焉,以徇齐垒,曰:“欲勇者贾余(之)余勇。”

癸酉,师陈于案。邴夏御齐侯,逢丑父为右。晋解张御郁克,郑丘缓为右。齐侯曰:“余姑剪灭此而朝食。”不介马而驰之。郤克伤于矢。流血及屡,未绝鼓音,曰:“余病矣!”张侯曰:“自始合,而矢贯余手及肘,余折以御,左轮朱殷,岂敢言病。吾子忍之!”

缓曰:“自始合,苟有险,余必下推车,子岂识之?然子病矣!”张侯曰:“师之耳目,在吾旗鼓,进退从之。此车一人殿之,可以集事,若之何其以病败君之大事也?攫甲执兵,固即死也。病未及死,吾子勉之!”

左并辔,右援袍而鼓,马逸不能止,师从之。齐师败绩。逐之,三周华不注。

韩厥梦子舆谓己曰:“且辟左右。”故中御而从齐侯。邴夏曰:“射其御者,君子也。”公曰:“谓之君子而射之,非礼也。”

射其左,越于车下。射其右,毙于车中、綦毋张丧车,从韩厥,曰:“请寓乘。”从左右,皆肘之,使立于后。韩厥(),定其右。逢丑父与公易位。将及华泉、()于木而止。

丑父寝于()中。蛇出于其下,以肱击之,伤而匿之,故不能推车而及。

韩厥执()马前。再拜稽首,奉觞加璧以进,曰:“寡君使群臣为鲁、卫请,曰:‘’无令舆师陷入君地。,下臣不幸,属当戎行,无所逃隐。且惧奔辟,而忝两君。臣辱戎士,敏告不敏,摄官承乏。”

丑父使公下,如华泉取饮。郑周父御佐车,宛筏为右,载齐侯以免。韩厥献丑父,郤献子将戮之。

呼曰:“自今无有代其君任患者,有一于此,将为戮乎!” 郤子曰:“人不难以死免其君。我戮之不祥,赦之以劝事君者。”乃免之。

--

p.153:

晋侯观于军府,见钟仪,问之曰:“南冠而禁者,谁也?" 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使税之,召而吊之。再拜稽首。问其族,对曰:“冷人也。”

公曰:“能乐乎?" 对曰:“先父之职官也,敢有二事?“

使与之琴,操南音。公曰:"所得知也。”公曰:“君王何如?” 对曰:“非小人之 所得知也。"

固问之,对曰:“其为大子也,师保奉之,以朝于婴齐而夕于侧也。不知其他。”

公语范文子,文子曰:“楚囚,君子也。言称先职,不背本也;乐操土风,不忘旧也;称大子,抑无私也;名其二卿,尊君也。不背本,仁也;不忘旧,信也;无他,忠也;尊君。敏也。仁以接事,信以守之,忠以成之,敏以行之。事虽大,必济。君盍归之,使合晋、楚之成。”公从之。重为之礼,使归求成。

---

冬,十一月,楚子重自陈伐莒,围渠丘。渠丘城恶,众溃,奔莒。戊申,楚入渠丘。莒人囚楚公子平,楚人曰:“勿杀!吾归而俘。”莒人杀之。楚师围莒。莒城亦恶,庚申。莒溃。楚遂入郓,莒无备故也。

君子曰:“恃陋而不备,罪之大者也;备豫不虞,善之大者也。莒恃其陋。而不修城郭、浃辰之间,而楚克其三都,无备也夫!《诗》曰:"虽有丝、麻,无弃菅、蒯;虽有姬姜,无弃蕉萃。凡百君子,莫不代匮。‘’言备之不可以已也。”

秦人、白狄伐晋,诸侯贰故也。郑人围许,示晋不急君也。是则公孙申谋之,曰:“我出师以围许,为将改立君者,而纾晋使,晋必归君。”城中城,书,时也。

十二月,楚子使公子辰如晋,报钟仪之使,请修好结成。

0
《春秋左传(全二册)》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