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快乐,不必正常 8.6分
读书笔记 第196页
柱子

我了解到二度降生不只是活着,也是选择生命。选择活着,有意识地投入生命,进入它所有的繁茂的混乱——与痛苦。

大多时候我们在全力扼杀生命,活得驯服或恣意。变得镇静或暴怒。不同的极端有同样的影响:讲我们隔绝于生命的热烈之外。

极端——无论是迟钝的还是狂暴的——明显阻碍了情感。我知道我们的情感可能如此难以承受,因此我们巧施策略,无意识的策略,以远离那些情感。我们做了情感交换,会比悲伤、孤独、害怕、不足的感觉,代之以愤怒干。反之亦可——有时确实需要感受愤怒,而非不足;有时确实需要感觉爱与接纳,而非你生命的悲剧。

感受情感需要勇气——没有把它在情感替代中调换出去,甚至将它全部转嫁给另一个人。

我们衡量疯狂的标准一直在变化。比起历史上任何时期,或许我们现在对疯狂的容忍度是最低的。没有余地疯狂。关键是,没有时间疯狂。

发疯需要时间。清醒需要时间。

0
《我要快乐,不必正常》的全部笔记 15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